牛车网 精华 正文

500亿美元市值蒸发10%背后,一代“汽车枭雄”离世引大争论

2018-08-10 14:27 来源:汽车K线

7月25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和法拉利前CEO马尔乔内突然离世,宣告一代汽车“枭雄”的告别。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向两家汽车公司的公众股东披露其健康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汽车公司总市值高达500亿美元,但是继马尔乔内离任CEO后,两家公司总市值下降了近10%。上周,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股价下跌了12%。然而,仅7月25日当天,在宣布马尔乔内离世不久之后,菲亚特-克莱斯勒发布了盈利警告和疲软的二季度业绩,其股价则下跌了15%。

7月26日,作为对苏黎世医院声明的回应,菲亚特-克莱斯勒以健康隐私为由,表示对前CEO马尔乔内的病情并不了解。

马尔乔内家人也确认,菲亚特-克莱斯勒直到上周才知道马尔乔内的病情,并被告知马尔乔内不能回公司工作了。在6月26日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之前,马尔乔内一直全年无休地经营着公司,并监督菲亚特-克莱斯勒6月1日公布的新5年计划的实行。

 马尔乔内突然离世引猜测

马尔乔内的意外死亡,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作为上市公司公布的信息缺失,已经引起了媒体猜测菲亚特-克莱斯勒到底知道多少实情,以及公司本应该披露些什么。

这位传奇的CEO于2004年接管菲亚特集团,并将其从破产中拯救过来,然后通过经济危机中整合菲亚特和被戴姆勒集团抛弃的克莱斯勒,让克莱斯勒获得新生。

马尔乔内是如此重要,以至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年报中包含了一项关于马尔乔内的风险披露。尽管马尔乔内计划的退休时间为2019年4月,但是他“对我们战略方向的把握和商业计划的执行至关重要。”FCA集团年报中这样披露。

美国商业智囊团世界大企业联合会治理研究中心执行董事Doug Chia称,这些事情提醒我们,如果事关公司高层管理者,健康并不总是私人问题。

由于病重的CEO会带给董事会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比如什么消息需要公之于众,何时公之于众。Doug Chia 认为,“坦白说,这是棘手的事情,因为涉及医疗隐私问题,而且是非常私人的事情。尽管当公司高层的未来存在风险时,投资者们有权力知晓实情,但是非常难以判断那个时间点。”

法律问题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在发明了私人银行的瑞士,隐私法非常严格。马尔乔内居住在苏黎世附近,是这个国家的居民。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7月26日表示,其已经打破常规,公布了马尔乔内的病情,以澄清媒体关于马尔乔内病情医治的流言。

苏黎世医院在一项声明中称,“因为病情严重,马尔乔内已经接受了一年多的循环治疗。尽管所有先进的药物都已经用上了,但是马尔乔内先生还是不幸去世了。”

然而,菲亚特-克莱斯勒表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他们并没有比现在已知的了解更多。

7月20日周五,当菲亚特-克莱斯勒表示他们被告知马尔乔内状况时,公司否认了高级管理人员正准备开会,任命继承者的报道。而实际上,菲亚特-克莱斯勒董事会确实在第二天召开了会议,也任命麦明凯(Michael Manley)为公司新CEO。

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声明中表示,7月20日得知马尔乔内的情况已经恶化,他将不能回来工作,但是并不知道细节。而菲亚特-克莱斯勒“第二天立即采取行动,并公布了适当措施。”

7月28日,马尔乔内也卸任了法拉利主席兼CEO,以及凯斯纽荷兰工业集团(CNH Industrial)主席。意大利阿涅利家族企业EXOR集团25日确认了马尔乔内去世的消息。

 工作狂、烟瘾和浓咖啡

阿涅利家族后人与EXOR集团、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法拉利主席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7月25日在声明中表示,“马尔乔内,男人和朋友,已经离我们远去了。我的家族以及我,将永远感激他所做的一切。”

之前,一家意大利网站发布了马尔乔内住院的报道后,这两家公司发布的关于马尔乔内健康状况的消息是在7月5日。在当天的声明中,菲亚特-克莱斯勒表示,这位CEO经历了一次肩部手术,只需要一段短时间的康复期。

但是,意大利媒体报道认为,马尔乔内是罹患了癌症。然而接近执行委员会的人告诉彭博社新闻,这是不真实的,但拒绝透露马尔乔内状况的更多细节。该援引称马尔乔内的家人希望隐私得到尊重,只表示马尔乔内去世最可能的原因是术后心脏骤停。

瑞士新闻界也加入了大争论。7月25日,该国免费的通勤报纸《20分钟》采访了一位危机公关经理,这位经理建议苏黎世大学医院“快速和透明地”传达信息,以控制对马尔乔内死因的胡乱猜测,保全其名誉。

由于CEO的健康状况对雇员和股东来说,是一项严肃的、影响市场走向的潜在因素,尤其是像马尔乔内这样与公司生存息息相关的CEO。马尔乔内原定于2019年4月从菲亚特-克莱斯勒退休,但是还没有从竞争者中选出继任者。

2004年掌管菲亚特的马尔乔内,通过收购破产的克莱斯勒,让意大利市场落魄者起死回生,转变成跨越全球的汽车巨头;通过剥离法拉利为股东创造价值,而在汽车业为人敬仰。

同事和分析师们惊叹于马尔乔内的速度。他全年无休,每周工作七天,持续穿梭在意大利都灵菲亚特-克莱斯勒中心、密歇根州奥本山、伦敦和苏黎世的家中。

购买菲亚特-克莱斯勒或法拉利股票的投资者可能都期望,直到几天之前,他们也都还继续从马尔乔内的领导中获益。马尔乔内烟瘾很大,直到一年前才戒烟,他还饮用大量的浓咖啡。

 CEO之健康问题法律和道德的进退维谷

马尔乔内的职业轨迹,并不是与苹果公司传奇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完全不同。乔布斯曾将苹果公司打造成全球最热门的技术品牌,但2011年却因癌症英年早逝。2009年,乔布斯越发憔悴,这引起了苹果关注者的担忧。而乔布斯表示,他正在与“荷尔蒙失调”做斗争,很容易治愈。

然而不到两周时间,乔布斯宣布请病假,但是原因没有详细说明。在这期间他接受了肝移植手术。考虑到乔布斯作为苹果手机背后技术奇才的声誉,苹果公司因为没有向投资者更清楚地说明乔布斯的预后(尤指对病人能否康复)而受到指责。

去年年底,CEO的健康状况也曾是热门话题。美国铁路运输企业CSX和美国M&T 银行的领导者在同一天去世,前者在几天内宣布告病假。CSX事后表示,这将要求公司高层每年进行体检。

决定告诉公司股东哪些有关公司领导的健康状况,是法律和道德两难的选择。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董事会成员,恐怕也会慌乱失措。

首先,法律方面。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没有明确要求公司披露管理人员的健康问题。相反,健康问题被归类于任何其他“重大的(物质的)”变化而不得不进行信息披露,比如说一项会计失误、一场大火关闭了一座重要的工厂。

什么是重大性的?

当然,对“重大性的”定义是不确切的。但是曲解其含义会让公司面对来自投资者的法律诉讼,这些投资者可能认为公司隐瞒了影响市场走势的信息。菲亚特-克莱斯勒已在纽约和米兰两地上市。

其次,道德问题。就像其他人一样,CEO应该能够自由地应对他们的疾病,而避开媒体关注和股东问询。更何况,有的时候董事会并不比投资者知晓更多的消息。一名管理人员可能不会总是让其董事会完全知晓自己的健康问题,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在可控范围内的健康问题。

所以,谨慎避免批评起见,一些美国公司力图过度披露管理人员的健康问题。摩根大通公司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2014年被诊断出喉癌,公司向雇员和股东提供了其详细的诊断和治疗方案,得到了包括沃伦·巴菲特在内的投资者的称赞。

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主席、现商业咨询公司Kalorama Partners总裁哈维·皮特(Harvey Pitt)表示,“虽然每个人都享有隐私权,但是公司应该以他/她将让董事会完全知晓任何潜在的健康问题为前提任命CEO,这是很重要的。如果这个人对公司非常重要,并且病症越来越明显,公司就要考虑披露一些信息了。”

这也难怪,对于市值成百上千亿的汽车制造商来说,企业的掌门人往往决定这一家企业的未来前景,因此,他们的健康无小事。

(文章来源:汽车K线)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显示更多评论
    已全部加载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