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姐看车媒:汪云青和广州日报车天下

Autocarweekly·2014-10-18 08:20
0 0 0

10月9日,前《广州日报》车天下主编汪云青在微博上公布了离开纸媒、投身一猫汽车网的消息,为这张传奇报纸汽车版,画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注脚。

其实我一直都很抗拒写报纸,一是因为报纸作为中国官媒的代表,发展、壮大和没落的深层原因不方便多做探讨;二则因为我的出身亦是都市报汽车版,尽管现在已经离开,专职在做自媒体,但点评报纸汽车版这个事儿在自己和外人看来,未免有点过河拆桥的嫌疑。

但是这次,《广州日报》是个例外。作为中国最为成功的党报,《广州日报》连续十几年获得全国报纸广告投放量冠军;此外,截至2013年,《广州日报》已6度蝉联“全国都市报30强”,在中国诸多报刊正规军中,至今仍被认为是最具广告投放价值的一家。在全国报刊当中,长期营收居首的是一家党报,而在30强的排行榜中,只有这一家的身份是党报——这样的传奇前无古人,在目前报媒整体困境的形势之下,估计短期内也不会有异军突起的后者。

尽管它的出身不是都市报,但不证明党报就一定要走传统的路子——不是都市报却胜似都市报是《广州日报》身上鲜明的特征。《广州日报》最大的特色或许可以概括为,在党报和市场化之间较早地找到了一种平衡,从当年被目为“一代报业枭雄”的传奇人物黎元江开始,就注定《广州日报》走的不是一条坐等福利的寻常路。这个话题一本书也写不完,下面紧扣系列专题的主旨,单表《广州日报》的汽车版。

在我看来,《广州日报》在主报成功转型成为一份“最会煲汤也最懂读者、最会赚钱”的都市报之后,它的汽车版秉承了主报“做读者真正感兴趣的内容”这一宗旨,这句黎元江提出的朴素理念,至今仍是《广州日报》以及许多媒体努力的方向,更被当下传统媒体包装成“内容为王”到处宣扬。但事实上,口号和执行是两码事,外部标语和内部制度之间的距离不止一面墙。

首先,《广州日报》采编团队一直独立于广告经营,采编人员只负责内容,也没有任何经营任务。至少据我了解,即使在都市报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的当下,《广州日报》采编人员不允许涉及广告仍是一条红线。而当下诸多都市报汽车版采编经营合一(需要特别提出的是有些号称采编经营分离的都市报,其采编跑口记者身上其实仍然有巨大的经营压力,不管他们接单不接单、拿不拿提成,这都是另一种变相的采编经营合一体制罢了)的体制,就决定了他们不管嘴上再强调内容、提出怎样的口号和进行如何的改制,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内容为王”。

其次,相比当下都市报汽车版的版面逐渐被品牌软文占据,《广州日报》车天下因其多年来的体制和核心理念保证了它的新闻质量。因此即使是都市报广告经营哀鸿一片的2013年,《广州日报》车天下在汪云青的带领下仍然抛出了“油耗打假”这样大规模、具有专业深度的优秀选题,这些关于车企与工信部给出的实际油耗,与记者们实际测试出的油耗数据严重不符的系列文章影响至今,不仅有翔实的实测,还有深度的行业分析与犀利的评论,成为都市报汽车周刊近年来少有的优秀选题。基于《广州日报》的体制,这些报道是不涉及经营和广告的,和那些道听途说式、钓鱼针对式的“负面报道”们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因此形成广泛影响力的同时,亦保持了一张“首席大报”特有的尊严与形象。

除了敢于向汽车厂家甚至工信部发起质疑的“油耗打假”之外,“欢乐家庭嘉年华”、“文明驾驶之星”、“百姓车王”等令读者参与性极高的项目令《广州日报》车天下在读者当中极具号召力;而针对本土品牌(《广州日报》从不称“自主品牌”而是称“本土品牌”)而做的“国家队实车系列测试”等专业测试,也充分显示了车天下不同于其他都市报汽车报的专业和深度。

1993年,《广州日报》的广告收入就已过亿,并在全国报纸中名列第一。时任总编辑的黎元江在1995年第11期《新闻战线》上撰文说,“中国报业的发展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最好阶段,机会千载难逢。”比照如今汪云青的离职“宣言”,显得格外耐人寻味和惆怅。

其实细细看来,相比百花齐放的新媒体,车天下当下的汽车新闻质量尽管放眼全国还是当之无愧地名列前茅,但难免令口味已经变得极为挑剔的读者略感平淡而欠缺个性和特色;而进入2014年,至今也再没出现过像“油耗打假”这样具有轰动效应的代表作——这仍然是中国最赚钱的一张报纸,可它还会像11年前那样,给陷入群体困境的报媒带来新的曙光么?

至少,我说不清。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