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颂7赞助的绿会司年会是个什么样的年会?

智驾时代·2015-05-19 09:02
0 0 0

导读

2015年全球富豪榜中中国富豪占比正接近美国,显著高于其他国家,华人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人数创了新高,达到了300人,来自中国内地的企业家人数有213人。刚刚上市的商务车华颂7不久前赞助了一场被称为绿公司的年会,马云、俞敏洪等中国众多企业家在年会上的语录正在四处流传。绿公司年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文丨AutoR智驾 小语

华晨汽车在今年3月27日刚刚发布了其定位商端商务市场的华颂7不到一个月后的4月20日,在华晨当家人祁玉民带领团队征战上海车展的同时,赞助了在其大本营沈阳举办的中国绿公司年会50辆专车,用于接送参会的嘉宾。

这是华颂7上市以来第一次做为大规模商业论坛的商务用车,他们调集了50名专业司机和众多接待人员服务国内外来此参会的代表嘉宾。

借助绿公司年会宣传自己的不止华颂7,华晨汽车的德国合伙伴宝马已是连续第八年赞助这一活动,这一次是宝马将它的小伙伴华颂7带来的

绿公司年会的嘉宾被称为重量级嘉宾:柳传志、马云、王健林、马蔚华、王石、俞敏洪等,他们人生辉煌,正行走在成功路上。

年会尚未结束,俞敏洪的演讲已经在微信圈开始刷屏,《盲目的自信也比懦弱强一百倍》这种打着鸡血的励志鸡汤与全民创业的热潮上下呼应,响应者众多。

一脸严肃的俞敏洪走进会场

俞敏洪说:“我跟马云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后来我发现我们俩的区别就是盲目自信的区别,马云如此的盲目自信自己,以至于盲目自信的东西变成了现实。

不止俞敏洪在借着揶揄马云为自己的演讲提升趣味,马云与王健林两位中国最富有的商人之间的斗嘴也在席卷微信圈。

论坛主持人马蔚华点名让马云向王健林提一个问题,王健林和马云正在争夺中国首富的位置,王也在积极杀入互联网,二人碰面总有火星撞地球的样子。

马云对王健林说:“我听到你说O2O好的地方,但是我们都知道转型要付出代价。转型犹如拔牙,要出血,要付医药费,找好的医生。万达转变付出怎样的代价?”

王健林搬出万达发展27年的历史,历数四次转型的历程。言下之意是,这是又一次转型,和以前一样,万达做好了准备。

马云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我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明白,到底准备付多少代价。”

王健林语气铿锵但有些混不吝地说:“我们也不准备付出多大代价,代价太大,我们就变穷了”。

一众人都笑了。

王健林与马云相熟已久,二人只要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就需要给祈首以盼的听众提供点谈资佐料,像打一个赌,赌个无人验证的一亿元,而斗嘴则是必修课。

对于观众的这一期待二人心知肚明,也是主动配合。

王健林反问马云:“我给你更正一下,你刚才说,地面的企业不可能飞到天上去,像飞机一样。但我告诉你,飞机就是从地面上飞上去的,最后还要落地回来”。

在几分钟前马云在演讲中说:“如虎添翼是想像中的场景,自己从来没见过一个老虎有翅膀的,那是想象力。传统经济谈自己可以飞上去,也是只能存在想像中。”

王健林借机回敬了马云,但他顺势打出一张牌说:“去年万达和腾讯、百度成立了一家公司,有人取名叫’腾百万’,更可恨的有人给取名叫’玩淘宝’,假设我们三个(王健林、马化腾、李彦宏)是梁山的晁盖、宋江和吴用,现在想拉你这个卢俊义入伙,你上不上梁山?”

马云回答:“任何一个组织,首先要问你的使命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共同的价值观是什么,要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建立一个了不起的作用,所以我觉得你们三家有点像凑拢班子。”

不过马云也没有完全拒绝王健林:“健林需要完全彻底地改革,进行转型,我深刻理解。另外两个兄弟认为,反正也不是我出钱,有人去搞阿里,我觉得很高兴。真正未来机会之所在,就是如果阿里有机会能够跟万达这样的企业传统的经济结合好,大家共同明白的是开拓未来,创造未来,而不是战役上的防御、战役上的抵制,否则任何结合都是乌合之众。”

这是一个中国一线的企业家们对话沟通的场合,所有参与者都很放松,他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方式直接、明快。

但也并非一直如此。

一个让中国的亿万富翁放松并自在表达的舞台并非是在一天之内搭建起来的。

这不得不得及年会的主办方,成立于2006年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设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初衷始于时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的社长刘东华。

2006年刘东华与一些熟悉的企业家探讨,应该有一个民营企业家自己服务自己的组织,弘扬企业家精神和商业正气,为企业家建立一个心灵家园,搭建一个互相交流、学习的平台。

包括柳传志、王健林、马云、王石等在内的20位民营企业家一拍即合,在2006年年底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企业俱乐部,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这最初的20多位民营企业家成为了俱乐部的创始理事。

俱乐部的理事长从俱乐部成立至今一直是柳传志,第一届执行理事长则是马云,今年的执行理事长是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

据称目前俱乐部共有46位理事成员,他们直接控制和管理的公司每年共创造超过2万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相当于一个省的GDP规模。

至少在财富价值方面,这是一个天然具备影响力的组织,若用通俗地话说这是中国最富有一个俱乐部组织。

俱乐部秘书长程虹曾向媒体介绍了企业家加入俱乐部的软硬两个标准。硬指标主要是看企业的体量和规模,具体要么看它的销售额,要么看它的行业排位,二选一。

销售额一般是千亿级,行业排名必须是前三

软指标包括这位企业家要是创业第一代,要有具特色的管理思想和经营理念,这些理念被业界所认可,还要有一些公益慈善记录等。

最后一道流程是46位俱乐部理事全部参加投票,无一人反对才能同意其加入俱乐部,这也相当于大家对其为人、口碑作出了综合评价。

每一个企业家加入,都会有一个入会仪式,这个仪式一般都在每年4月的理事大会上举行。理事会的举办地点没有固定场所,每年换一个省。

在俱乐部成立两年之后的2008年,企业家俱乐部开始举办年会,并将年会命名为绿公司年会。

绿公司年会每年举办的日子都选择在4月22日前后,这一天是世界地球日

入会之后每个成员自然要遵守一些会内的规矩,入会企业家每年的理事大会必须参加。

企业家之间会进行各种交流活动,每个季度会走访一个俱乐部成员的企业,所谓的理事互访。

每年一次的国际访问是重头戏,去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等,去的每一个国家基本都会寻求与该国首脑见面。

将这些富豪聚拢到一起并不十分艰难,难得是如何创造一种让这些在自己体系内说一不二的富豪相处的方式。

  

不过程虹解释说,这并不难。企业家会比别人承受更多的压力,但他们排遣的渠道不是很多,他们在跟家庭、团队、合作伙伴在一起时,都要带着一些责任。而企业家们在一起有更多共同语言,有很多人成了朋友。企业家们在一起是竞合,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而这样一个俱乐部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在俱乐部的活动里,他们很感性的一面是外界看不到的,大家在餐桌上聊得很high,可以互相开玩笑,一起唱歌、做游戏。他们可以吐槽,可以排遣压力和孤独。

在集体出访活动中,所有人的组织纪律都很严格。在国外访问集合时如若迟到将会受到罚款,迟到1分钟罚款100美元,迟到5分钟大巴车就不等了,需要自己打车跟上队伍,最后还要交纳1000美元的罚款。

规矩一旦定了,所有人都能非常好地遵守。

不过这也不意味着所有成员一直相处融洽,尤其是在思想层面会遭遇激烈的碰撞。

2012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创始人刘东华为俱乐部的成员搭建了一个网络社交平台:正和岛

企业家们可以在其中发布、分享长短文章,图片,影像,音频等等,也可以与其他用户进行交流互动,类似于一个重度垂直微博社区。

在刘东华口中,正和岛是一个高端人脉与价值分享平台,只为高端企业家服务。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处于中国财富金字塔顶层的这群人几乎同时出现在正和岛中。

作为俱乐部的理事长,有“企业家教父”之称的柳传志也是正和岛的第一位“岛民”,他在正和岛上的“地址”是“北京路1号”。

他是这个网站上最为活跃的成员之一。

做为这个组织的核心人物,他的一次小范围座谈话经由正和岛网站传播引发了轩然大波。

2013年6月16日早上,正和岛公司总裁兼总编辑黄丽陆最初感觉柳的讲话敏锐并且深思熟虑,很值得岛友们深思,觉得还是有必要在岛上通报一下。

黄写了一篇短文介绍说,几天前柳传志召集正和岛等十来家公司座谈讨论“抱团跨境投资”时,给与会诸人表达了两个核心观点:“一是强调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从国内看如此,从欧美看也一样;二是企业家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聚焦、专注。”

黄丽陆在文中称,“柳总说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

这番话在“正和岛”网站上发布后,引发众多附和之声,被称为“柳老的大智慧

不过在文章贴出来当日傍晚,站出来一位醒目的反对者王瑛,她不但抗议,并宣布“退岛”。

时年62岁的王瑛,1980年代后期从体改所“下海”经商,如今是北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是正和岛的第一批用户。

王瑛几乎是在看到文章的第一时间即发布了“退岛的帖子”——“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那句“只谈商业不谈政治”的表态让她愤怒。

王说,“柳传志可以不说话,但不应该‘以其影响力说这种话’。”

王瑛后来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提及此事时说:“改革开放以来,因为政治表达而被处罚的企业家有几个?因为和权力勾结而获罪的企业家又有多少?为什么大家对前者噤若寒蝉,但对后者前仆后继?”

王瑛在另一篇名为《我的“退岛”声明》的长文里写道,“我们希望国家好,正和岛好,每一个岛民安全、顺利、成功,绝不仅仅是独善其身、畏忌自保,也要有一副肩膀、一份担当。

这一风波迅速从正和岛内传到网络大众,并成为一个热度颇高的话题。

发帖的黄丽陆替柳传志辩解说,柳的发言是对正和岛这个社交平台“发展过程中的安全性提出了警示”。有些自组织做了民主化管理的尝试,很有价值,但也存在传播过程中被外部误读误解的可能。正和岛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期待岛亲们的呵护,尤其在政治安全性方面。

而这番话似乎就是直接对王瑛说的,王瑛是当时正和岛的活跃用户。

2012年11月,王瑛在正和岛上发起了一个“一起读《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读书活动。

罗伯特议事规则,由一位美国陆军军官亨利·马丁·罗伯特撰写,书中详细讲述了一套开会规则,涵盖了会议主持、意见表达、辩论等各个方面。这套规则在很多国家的国会辩论、法庭辩论等场合使用,而这套规则的目的,是要确保会议能实现多数人的意志、约束领袖的权力、保障各人的利益以及决策建立在充分自由辩论的基础上。

“活跃在正和岛上的,主要是一批出生时间集中在1965-1975年的新生代企业家,他们的事业已经取得一定成就,过去一心抓内部治理模式,现在他们也开始在地区性、行业性的企业家协会之类的组织里担任职务,需要掌握在公共空间内与人相处的方法。学习罗伯特议事规则,和大家的需求相符。”王瑛解释说。

在王瑛的组织学习中,有参与者将这一规则运用到了正和岛的其他部落并开始实行民主选举制度,一位岛内的营销行业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读着读着觉得很有意思,现在已经把规则部分应用到了公司开会中。

王瑛的某些言论被认为敏感。

而王瑛对柳的不问政治,立场鲜明,态度果决。

该事件在众多企业家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而发声力挺柳传志的也不在少数,当时的中国首富宗庆后也曾表示:“企业家是弱势群体,管不了天下。

不过,人毕竟是复杂的,即便提醒者本身有时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

仅仅在一年之后,2014年中国绿公司年会在广西南宁举办,在白岩松主持的一场柳传志与王石的对话中,柳传志在回答为什么1976年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年份时说:“今天坐在这说话,咱们这么好,那么好,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要是没有1976年的基础,老邓根本不可能(走上前台),老邓多威风,但在毛主席跟前也是哆里哆嗦的,我觉得应该把文化大革命展现给后来的人,花了那么大的学费,做了那么悲惨的事,为什么不能说,我始终不是特别明白。”

在不断交流的碰撞中,中国的企业家群体在触碰边界的同时找到了互相交流的方式,而企业俱乐部作为今天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自治协会也逐渐找到了作为一个企业家群体与政府相处的方式。

今年中国绿公司年会已是第八次举办,沈阳也是该会开始举办以来进入的第八座城市。

在此次年会召开前10天,国务院问题李克强在长春主持召开东北三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会上总理放狠话说:“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干部精神面貌要有新状态。对于忽视民生、为官不为的庸政、懒政,要动刀子、出重拳、公开曝光,坚决追责!

2015年初,英国《经济学人》发表文章称,中国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去年跌落全国后五名之列,正遭遇经济寒冬。

4月21日,时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和省长的李希在出席2015绿公司年会时讲话说,“中国绿公司年会首次走进东北、走进辽宁,为辽宁老工业基地新一轮全面振兴带来了发展的新思路、新观念,注入了新生机、新活力,也给我们增添了信心和力量。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中国绿公司年会的召开,我们要珍惜机会,抓住机遇,虚心学习,增长本领。”

这次年会基本上将国内的明星企业的一线大佬汇聚一堂,王健林、马云、李东生、俞敏洪、刘永好、曹国伟、周其仁等超百位国内知名的商业人士和学界明星,近千位国内外政商学界人士参与。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9国派来了外交使节和商务代表团参会。

刘东华说:“我相信柳传志、马云们是有大智慧、大担当的,我也知道有使命和责任感的人们在这个社会上是有分工的。“

2015年全球富豪榜中中国富豪占比正接近美国,显著高于其他国家,华人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人数创了新高,达到了300人,来自中国内地的企业家人数有213人。

中国众多地方政府看到了这些经济界名星的影响力,不仅仅是资本,还有他们吸引世界目光的能力。

透过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他们在绿公司年会的演讲,我们看到了中国企业家的生存状态,精神状态和他们信奉的价值观,他们的交往方式也将会深远地影响这个国家的年青一代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在论坛环节结束之后,做为理事互访的一部分,130多位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中国绿公司年会的与会企业家乘座华颂7参观了沈阳的华晨宝马铁西工厂。

华颂7是华晨汽车借助宝马技术打造的一款具备德式风格的商务车,空间大,车身高,因为搭载了宝马直列四缸2.0升涡轮增压燃油直喷发动机,动力颇为出色,在华晨眼里,这是中国汽车工业市场换技术的结晶。这是一款与华晨宝马共用同一生产线制造的车,在其正式上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华颂7的市场营销人员通过与喜达屋,歌手周华健等建立合作向市场呈现这款华晨自主品牌服务中国高端商务人群的气质与定位。

作为一个新品牌与绿公司年会的合作正与中国迅速成长的新兴企业家追求一致,求新求变。

发韧于德国的工业4.0概念正在这家身处中国沈阳的工厂践行其理念。华晨宝马称其为全球最具可持续性的工厂之一,铁西工厂在冲压、车身、涂装和总装四大车间实施了工业智能化,通过机器人热能回收技术可每年节约超过780万度电。

这被认为符合绿公司的标准。

2013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1日在中国昆明举办,柳传志在会上致辞说:“这个会为什么叫绿公司年会?这个“绿”指的不仅是一般的环保的绿,而是一个大绿的概念。就是把商业对社会、对人类的一切贡献,都称为绿。诚信经商,企业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等等,这些都是属于绿的范畴。”

这个大绿的概念,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连续三年为年会的举办发来了贺信。

中国的企业家,或者说这些具备顶级影响力的富豪在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他们生长的国家,并身体力行让世界看到一个崭新的,愿意与世界和谐相处的群体形象。

这当然也是一种担当。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