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可你知道外国的路怒症有多酸爽么?

Autocarweekly·2015-05-16 08:21
0 0 0

不管环球时报有没有报道过,我国的驾驶员大体上趋向于这样一个共识,西方发达国家的公路驾驶文明水平大大强于我国。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对于常年在马路上被动选择Hard模式的我国驾驶员师傅而言,是一则好消息,那意味着,西方驾驶员师傅对于不良驾驶习惯的容忍度更低,同时也意味着西方国家的路怒症会爆发得更容易也更猛烈。

在我不多的西方国家游历经验看来,事实的确如此。我曾在马德里街头亲眼目睹,一辆奥迪a3起步慢了半拍,就被后面一辆标致按了大约长达0.5秒的喇叭,然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a3不走了,车上下来一个70多岁的老头,直接问候标致车主一家(这个是我揣测的),并走到标致车前猛拍引擎盖。标致车主是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脸色大变一声不吭,随后求饶。虽然不至于有血光之灾,但是,西方驾驶员师傅对于不良驾驶习惯的容忍度可见一斑。

上面说的事情是在欧洲,而在西方汽车文明的另一温床——美利坚合众国, 那里的路怒症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为了减少路怒并配合美国文明州评比活动 ,佐治亚州制作了一则广告:一个路怒了的师傅驾驶着他的皮卡撞向一辆黑色越野车,而从被撞车辆里钻出来的人是霍利菲尔德。据说这个视频所要传达的信息很简单:远离“路怒症”,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将会撞上谁(其实我觉得如果车里爬出泰森会更有警示性,不整死你也要咬掉你半只耳朵……)。

乔治亚州的做法太文明了,作为有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国土,美利坚路怒的后果如果只以啪啪啪(此处不要想多,撞车象声词而已)收尾那都是耍流氓,比较酸爽的都是砰砰砰。

说到砰砰砰,一部直抒胸臆的反社会名片《天佑美利坚》解释得很清楚。砰砰砰的确残酷,但不失为最有效的杜绝不文明驾驶行为的方法。其剧情如下图截屏:

不要质疑这样酸爽的砰砰砰都只是意淫的,不要说电影都是骗人的,不要说艺术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自从911以来,我的电影艺术观早已改观,我深刻认为艺术乃生活阉割版 。

去年南美国家阿根廷拍摄了一部反应当代阿根廷社会面貌的电影《荒蛮故事》(和贾樟柯导演的《天注定》一样属于社会新闻集锦型电影,至少《天注定》印证了我的电影艺术观)。据通过各种盗版渠道观摩过该影片的我国观众介绍(此处为我严谨的合法性应有掌声),他们纷纷对该片的第三个故事暗暗称奇。如果是夫妇俩同时观影,一般都有一方配合影片故事对另一方进行及时教育:好好看看,我看你tmd下回开车再跟人家别!

OK啦,这第三个故事就是个路怒故事,这可能是电影史上最精彩变态的路怒故事了,简单概括如下图截屏:

一辆奥迪想超一辆破车,破车死活不给超。

奥迪凭借实力还是超了过去,奥迪师傅超的时候顺便送了个手势。

奥迪在桥边爆胎了……好死不死的是破车赶上来了。

破车停下来,奥迪师傅躲进车里,破车师傅对奥迪各种虐。

破车师傅虐爽要走,奥迪师傅咽不下这口气,一脚油门把破车撞到桥下。然后两个师傅各种撕,极度精彩,这就不剧透了,结局是,两位司机殉情了……

上面这个故事具备了如下特征:对手身份不清、寻衅动机不明、突然死亡威胁、身心无处可逃,这些特征是恐怖片的基础因素啊,难怪我当时就看出了《隔山有眼》的感觉,这哪儿是警示故事啊,就一恐怖片。

值得西方电影界庆幸的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和我一样,看出了路怒症身上所具备的恐怖片因子。年轻的斯皮尔伯格可能在撸管的空闲时间,从《花花公子》上找到了一篇剧作家马特森写的路怒故事,据说是真实发生的,而且故事发生的日子实在1966年的11月22日,也就是JFK在达拉斯被爆头的那一天。斯皮尔伯格用13天时间把这篇故事拍成了一部叫《决斗(Duel)》的电视电影,时长70分钟,当时观众来信就爆掉了,于是,大师又花了两天时间补拍了一些镜头,变成了90分钟剧院版。

这部神剧的剧情大致是这样的:中年苦主师傅洲际公路缠斗神秘癫狂卡车终告胜出。一部情节简单到一句话可以说清的电影,以这样的节奏拍出来,却被斯皮尔伯格扯到90分钟,还不带尿点,难怪马上有人投他拍《大白鲨》,大师因此成为了大师。

所以可以这么说,因为有了路怒症,电影艺术被推动了,于是有了大白鲨、ET、大饼雷恩、月亮上钓鱼的小孩儿。

从路怒症到梦工厂,化腐朽为神奇,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