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卦流年|一种终结

Autobahn凹凸帮·2015-05-07 08:21
0 0 0

老袁和这个蜜儿断断续续地好了快十二年。蜜儿也快成老蜜了。这么叫起来有点哀伤的感觉,还是称作蜜儿吧。

他们甚至在各自成家之前就好上了。但不知为何没走正大光明恋爱的路子。那时在一个单位,同楼道不同办公室,裙裾衣角、眉梢眼底……第一次就是在办公室里:顾念着隔壁加班的同事,忍不住揣测这老行政楼的板壁隔音程度究竟如何;走廊里的点滴声响听上去都是保安的脚步……偷情这回事,在回忆中总是刺激火辣,真实情况下的慌张狼狈、不在状态早已随岁月消解无踪,被当事人自动抹杀。

那之后老袁几次恋爱、结婚、离婚、再婚。一晃就是半个人生。她从未走进这人生,竟也一直未消失。也有过两三年不联系,再次勾兑亦无戏剧化。那一年老袁痛心痛肺地失了回恋,愈合期里大门不出,开始玩刚流行的微信。蜜儿骤然从电话簿里的号码鲜活成一个略显陌生的头像,他放大看看,觉得新奇有趣。发信,当晚就见了、睡了。豁然知道她已升格做了妈。

如果说两人之间的性有多好,也不至于。老袁回想并未有过与她沉沦的时节,而蜜儿那边仿佛也如是。他们以这种方式认识那么久,却竟是彬彬有礼。虽谈话不多,对彼此的大体人生轨迹是有数的。从没托过对方什么事儿。有一回她公司莫名发了两箱枇杷,她打电话叫老袁来取走一箱;还有次别人送老袁张油卡老袁随手给了她——这些便是他们之间人情互动的顶峰了,想想倒有君子之交的劲儿——老袁想着就笑了,自己实在有点不要脸。

有一段时间老袁的公司与蜜儿的离得近。隔个一两周,她中午会接到他的电话。下楼,步行去那个隐蔽的树荫下,左右看看,轻巧上车。有时蜜儿想起那些夏日的正午,最清晰的是发动机的持续嘶鸣。

一天老袁突然意识到:哇,竟然认识这么久了!这么一想之后,老袁有点小振奋,他拿起电话,约她出来,单独为喝茶。

当然有些拘谨。两人都找话题。现在的工作没交集,说了些以前同事的近况,热乎互换信息后,又到了搜肠刮肚的阶段。蜜儿后来就掏出手机给老袁看照片,他才意识到原来她儿子已经这么大了。女人一旦进入母亲的角色,话题总是滔滔不绝,神情举止也极富感染力。谈话因孩子而起,风生水起地壮大,不知何时,他们已经一齐抱怨儿童医院人满为患护士又态度恶劣。后来蜜儿竟一路聊到婆家的杯葛,微微哽咽起来。老袁叹了口气。她听到了,以为是最小单位的同情,心里暖了一下。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