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长城与大众联姻的几个不可能 深度

Myautotime·2015-05-05 08:21
0 0 0

长城大众联姻,貌似有很多共鸣,但又充满很多现实的不可能,Myautotime林燃带您走进长城与大众的“绯闻”,一探事实究竟。

这几乎成为汽车行业内一个与上海车展抢头条的新闻事件。“始作俑者”是德国《经理人》杂志网站4月22日、纸质出版物24日的消息。

这家媒体指出,大众考虑和长城合作,两家公司考察了共同开发廉价车项目的可行性。虽然大众主席马丁•文德恩从欧宝公司挖来的Hans Demant担任其项目领导,并在过去几年陆续展示出了几款车型备选,但是这些车型价格太高,对中国市场缺乏吸引力。经过对比中国的竞争车型后,长城最终走进了大众公司的视野,而合作形式有可能是大众公司入股长城。

即便德国《经理人》是相当于德国《财富》和《巴伦周刊》这样的商业杂志,但长城与大众联姻也存在很多现实的不可能。

哈弗H8跳票开始,长城“缄默”保持了两年,在这两年里无论是魏建军,还是王凤英,基本上并未走进公众视线,而是一直远离媒体的镁光灯。而本届上海车展,王凤英才正式与媒体见面,打破“缄默”,详说长城近年来的风雨历程。林燃有幸以自媒体人身份获邀出席。

在这次会谈中,王凤英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随着国民经济发展,排放法规以及消费升级,中国品牌的天花板正在从10万元,变成20万元”。话外之音非常明确,长城是坚持中高端路线的,无论是哈弗H8,还是哈弗H9都是“进军中高端”战略思维下的产物。

从目前哈弗的产品线来看,已经有H1、H2、H5、H6、H6 Coupe、H7、H7L、H8、H9,轴距从2460mm到2915mm,售价也从6.89万到27.28万,无论是产品的规格尺寸,还是售价区间,哈弗已经实现了从小型SUV到中大型SUV的全面覆盖。

如果与大众合作开发廉价车,那么哈弗品牌绝对不会是一个选择。一方面哈弗品牌已经低探至6万元市场,往下走的动力并不强烈。另一方面,哈弗已经坚持高端路线,并且成果颇丰,继续往上走才是魏建军的兴趣所在,此外,哈弗系列已经开始切割合资市场,显然大众不会做雷锋,帮助哈弗继续向上走。

另外,根据本届上海车展长城的官方信息,哈弗正在进行“红蓝战略”,红蓝战略类似于家族化战略,不仅产品分红蓝,渠道未来也会分红网和蓝网。夯实既有的产品线,有序展开家族化战略,才可以继续强化和提升哈弗在细分市场的地位。也就是说,哈弗的盘子已经做稳,未来两年不会再发生变更,即便德国《经理人》释放的信息是真的,那么大众和长城也不会在哈弗品牌上合作。

时下,魏建军最需要实在轿车端进行突围。目前长城的轿车产品线为C20R、C30、C50,而从推出的C50升级版来看,长城的野心也在于向上突围。况且A0级的C20R的官方售价已经在6.29万,也就是说长城轿车产品线也基本上下探到底。大众和长城推出廉价车,显然也不是魏建军想要的,从这个维度上讲长城品牌与大众合作的可能性也不大。

如果说无论是哈弗SUV,还是长城轿车,大众都不能给予支撑,是站在长城的立场而言,那么站在大众在中国的利益格局来看,大众在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一汽也不会希望大众与长城联姻。

目前来看,一汽的自主版图非常羸弱。一汽集团的自主版图分为三款,一汽轿车负责A级及更高级别市场:红旗奔腾欧朗;一汽吉林负责MPV和交叉乘用车:森雅、佳宝;一汽夏利主攻A0级及以下市场夏利、威志、骏派。

无论是一汽轿车,还是一汽吉林,一汽夏利近年来的市场表现都可以用惨淡来形容。一汽轿车红旗市场化突围面临困境,奔腾X80单骑救主,苦苦支撑。一汽吉林陷入经营困局,森雅、佳宝销量下滑严重。一汽夏利则在夏利、威志陷入苦战之后,推出骏派品牌,前途未知,一度在资本市场陷入ST窘境。对于一汽的自主版图而言,大众的廉价车项目无疑是久旱甘霖。一汽轿车曾经借助大众PQ32平台,推出欧朗,进入到7万元市场区间。天津一汽则有丰田的NBC和NBC+平台,进入到4万元市场区间。

尽管业界不少人担忧大众的成本控制能力,但实际上这并非制约大众廉价车项目的瓶颈所在。如果大众对廉价车项目非常迫切,那么无论是采用PQ32,或者直接与天津一汽合作采用NBC平台,都可以在短时间内与一汽或者天津一汽的供应商体系合拍,在成本控制能力上取得突破。这样的解决就是一石二鸟,大众有了廉价车项目,而一汽的自主版图则实现了继续供血。因此,从商业博弈的角度来讲,肥水只能流到一汽系。

更为麻烦的是政策的约束,2004年修订后的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发现,其对外资车企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提出了明确规定:“同一家外商可在国内建立两家(含两家)以下生产同类(乘用车类、商用车类、摩托车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

目前,大众在华已经成立两家合资乘用车企业,也就是说合资成立企业的大门已经关闭,这意味着长城与大众只有技术合作或者资金合作的形式。按照大众在华的一贯强势的态势来看,魏建军无疑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当然,一款车从图纸到下线,至少要经历四五年的阶段。廉价车项目应该无法有效支撑大众的2020战略,也就是说廉价车项目或是大众2020战略后的一个重要战略,摆在大众高管层面前的永远都是KPI和业绩,现在已经是2015年Q2了,时间不可不谓紧迫。

是选择一个新伙伴化长时间继续磨合,还是在已经占据话语权的老伙伴中“短平快”的寻找出路,相信大众的决策层比我们认识的更加清楚。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