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学黄药师,非要那么不一样

Autocarweekly·2015-04-30 08:23
0 0 0

前两天诗人汪国真故去,朋友圈里一水儿地引用汪氏作品刷屏。虽然我看得出来,每个刷屏的人都在尽力地挖掘那些尽量更生僻一点的诗句,但又要显得清新耐读些,不能边缘艰涩。好在汪国真的诗风本就是鸡汤满溢型的,巅峰时期又十分高产,这样的句段倒是不算难找。不像纪念海子的时候,找来找去就那么两句。

然后,突然有一个90零后小朋友弱弱地问了一句,汪国真写的那也能叫诗?立刻受到一群叔叔阿姨的批评教育。小朋友不服气,狡辩说:那在他死之前的十年,你可曾翻开他的哪怕任何一本诗集?众人默然。

其实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无非是一群年纪与咱们相若的老青年,在汪国真辞世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少年时还读过这样一位诗人的诗作,当年还觉得相当不错,如今顺手来上几句发个朋友圈,有一种致那个读过书的青春的充实感。没想到被这位90后的讨厌小鬼推敲了一下,顿时有点老态龙钟站不住了。

大家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但是又都想让人看着不一样。在雕琢自己“品味”的时候,我们常常有一种比写文章、搞发明的时候更强烈的“原创心”。明明我跟你喜欢的是一件一模一样的东西,但是,在表露之前,我得有一套我独有的说辞。如今,在“个性膨胀”的手机互联网时代,新词儿已经明显不够维持整个朋友圈逼格的需要了。

很多时候,一旦发现自己干了一件无数人也同时在干的事儿时,立马心里面会莫名生出一丈不爽,连带觉得这件事儿也有点LOW。不过有些人在骄傲的青春期之后,对自己的改造比较成功,很快就平和了。像咱就属于改造失败的那款。就昨天我转了一篇朋友写的《冰与火之歌》女主的帖子,立马二条周老师用它一贯的惊诧的风格来了一句,你居然也在看《冰与火之歌》了?我真是半集也没看过,但是还是有一种被误读降了逼格的感觉,觉得有必要立刻撇清一下,于是不负责任的回了一句,那玩意儿和《小龙人》不是差不多嘛?

谁没有过在聊天的时候,被朋友的一句“原来你也喜欢这个”,弄得心里小不爽的经历呢?据咱观察,多数人会应激的做出抗争,基本句式是:我喜欢那啥倒不是因为内啥,巴拉巴拉巴拉。有个闺蜜就跟我总结得更绝,两个不熟悉的女生坐在一起聊天,聊到一个共同喜欢的东西,心里面大体有三句画外音:第一、妈呀总算能聊下去了;第二、nnd你也配,给你个天大的麻袋,你就使劲装吧;第三,姑奶奶的点肯定和你不一样,肯定比你高级,肯定比你超凡脱俗。

这不,前几天咱的好基友速度周刊还狠狠吐槽了一番汽车企业新闻稿里面用词太狠、不好好说话的事儿。依我看,不光是汽车,多数奢侈品、服装、电影、音乐的文宣也都是一样。《the ghost》不就在国内变成了《人鬼情未了》吗?汽车算是无辜的了。大家这不干着差不多的事儿,又非要求个不一样吗,求着求着,几万十几万的车也变成“耀世登场”了,那几百万上千万的车,可不就只能憋成火星文了吗?

按照我的审美,这两天那么多篇汪国真,要挑出一篇说得上不一样的,也就是六神磊磊老师写的那篇《启蒙老师是柯镇恶,又有什么丢人》了,但是即便如此,这文章也还是跟诸多励志剧一样经不起推敲。莫非柯镇恶只收了郭靖这一个徒弟?其他徒弟都上哪儿玩儿去了?话说回来,还是黄药师的徒弟个顶个都算个人物嘛。不过说起黄药师,这哥们其实就是求异求到极致的主儿。住的、穿的、吃的、用的,练的武功,使的兵刃,来去的排场,收的徒弟,立的门规,一概都不能有重的。连养的女儿都是,但凡孝顺的时候,从来捞不到好处,一旦古灵精怪,大逆不道了,倒是顺了他的意思,每每有求必应的。其实,五大高手里面,就属黄药师好面子,活得最费劲。这样不好!依我看,这也就是黄药师这样绝顶聪明的人,为毛最后跟郭靖那样资质驽钝的人也只能打个平手,绝到不了王重阳、独孤求败那个档次的原因。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