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众美食家装逼指南

Autocarweekly·2015-03-28 12:40
0 0 0

记得6年前,苏州平江路刚开发出来那会儿,我和以前的同事跑去采访,主要就是谢谢旅游和美食。在路口一河岸茶馆和老板娘东南西北的海聊,说到她最常去也最爱的苏州饭馆,老板娘想了想,深吸一口气说“珍珠饭店”。她说好吃,但每次吃必须打电话预定,还不一定能订上。订上了去吃还要鼓足勇气,为毛?因为珍珠的老板娘脾气太臭,堪比魔都进贤路那几家。

我问有多好吃?她倒是有些愣住了,想了好一会儿说:“标准苏州家常菜,比一般饭店好。不过有时菜品会搭进搭出,全看人心情。”前同事听得跃跃欲试,恨不得下一顿晚餐就到那里边挨骂边解决,我却有点意阑珊。绕不过她,半拖着跑去了观前街,才3点——人家4点半以后才开晚市,难道要我在人挤人的观前街广场等上一个多小时?硬拖着她买火车票回上海,姑娘一路上撅着个小嘴儿,怪我不让她品尝如此特别的美食。

我没想争辩,就是觉着好气又好笑,是不是大部分人都有点贱?试想一下,你把小饭店换做医院,服务员换做护士,你还不把他们的恶劣态度第一时间曝光!

就这样一烧家常菜的小饭店,手艺还会时好时坏,对客人态度恶劣,居然要预约排队吃。而且这样的饭店还遍布大江南北,总有无数人点赞叫好——若哪天去吃饭,正巧遇到怒吼西施对你客客气气,这魂灵几乎都要飞上天了,估计是立马发朋友圈炫耀一番,再引得一众贱骨头点赞。

各位“美食家”,有点逼格好不好?!

话说回来了,什么是大众“美食家”的逼格?不是贱,而是面,面子的面——这往往不是在什么米其林X星等等那一众高大上地方才能格外体现出的。什么巡查,询问客人对菜品满意与否,是否有新的建议?千万别当真,这是人家的例行公事而已。

面,是靠自己的舌头赚来的。记得某电视台曾搞过一个美食比赛,请了几位评委,有欧阳应霁还有曾宝仪。决赛,有一女纸做的糖水里加了姜。曾宝仪一脸惊奇,说她第一次吃加了姜的糖水,好奇怪!欧阳应霁则大赞做糖水的女纸。死党说:“欧阳应霁还算是个正常的美食家。那个曾宝仪,要我是她,说出这种话当场就找地缝钻了!她没吃过姜撞奶吗?”

而真正能赚面子的地方,往往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绝妙餐馆——对,就是《孤独美食家》里村上龙最爱的那类地方。

我从未注意过它叫什么,当年就开在大悦城边一条弯弯绕绕小路上。自从它搬走后,我有一年多没去了。老板是一个40岁左右的潮州男人。对了,小路路口有一家颇有名气的面馆,叫“老法师面馆”,苍蝇馆子得不能再苍蝇馆子了,以至于像我这种容易肠胃炎发作的人,犹豫再三没有踏入它家宝地。

餐馆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做熟客生意。因此,新客必须是潮州人或是热爱潮州美食的老客人带来的(搞得和传销一样)。我第一次去也不能免俗,是“皇帝舌”死党带去的。

饭店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两间门面互为打通,一间是“菜谱”间。对,他们是没有纸质或pad菜谱的——只有熟客才知道。你勒么桑头冲进去大大咧咧抢了个圆桌坐好,和服务员喊:“拿菜谱来!”没人会理你,直接把你当空气。

第一次去我就发现门口豪车的密度绝对比大悦城那儿的高!而且客人的眼镜……居然能在一个屋檐下,200平米不到的地方,同时看到3副以上松岛正树,实在太难得。死党似乎看出我有多吃惊,笑道:“知道吗?就这小地方,是上海潮州商会的根据地。”

菜上来了——血蚶、大肠煲、海鲜炒面、橡皮鱼、九肚鱼、梅子蒸河鳗、花蟹粥、潮州牛丸汤、蛇打边炉。当然,以上不是一顿的量,而是去了好几次后,常点的那几道菜。

食材都是从福建那儿空运来的。潮州人就讲求吃原味,吃新鲜,所以,几乎都很清淡,却极为鲜美。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道蛇打边炉,火锅端上来时,里面盛着的不是汤,而是白水,蛇肉一段段下进去后,水开始起“化学反应”,直至成为一锅鲜美至极的蛇汤(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餐馆二

这是一家已经消失的饭店,消失已近3年。但我依然觉得,它是我的最爱,没有之一。

餐馆藏在魔都妇女用品商店的后面,一条小得不能再短小精悍的马路。但就是这条马路,藏龙卧虎,有着好几家魔都颇为老嘎的饭店。餐馆的外观看起来像一家居酒屋,里面的装修其实也蛮像,是三个男人合开的:一位是常年在霓虹生活的80后,一位曾是七浦路那块儿最大酒店的70后主厨,和一位是鸿瑞兴退了休的50后面点师。

就是那么奇了怪的组合,搞出了这么一家让人吃了忘不了的小餐馆——有芥末章鱼也有章鱼炒小年糕,有秋刀鱼也有十三香小龙虾,有春笋刺身也有烟熏鸭胸肉……乍听起来,真是乱成一锅粥。但是,TMD道道都好吃到不行!就连它家25元一份的滑蛋炒饭,都可以吃出厨师是极为用心用力的。

话说回来,除了东西好吃以外,这家店还能带给我“家”的感觉,为什么?一来店小且温馨,二来我是最早一批食客,因此每次去那儿从来不点菜,只需和他们说:“点多少钱的菜,你们什么新鲜拿手就做什么。”而端上来的,必是我心水的。

有友至此,夫复何求?

只可惜此店出名太早,引得房东认为自己找到了“冤大头”,两年期满后要求每月加近万的租金,三人盘算半月,各自分飞。其他两人不知,只知70后主厨先是回到原来的东家干了一段时间,后又在徐家汇与人合伙又开一家饭店,刚开就遇上禽流感……现在依旧联系,却从不问他工作如何。

犹记当年一广州好吃朋友来魔都做客,我带他到这家饭店搓了一顿。当他吃到烟熏鸭胸肉时,整个人的状态就好像《食神》里吃到撒尿牛丸的李兆基(就是初恋的感觉!有木有)。不出意外,当他听说这家店关了,那叫一个捶胸顿足。

现在,我每每和朋友路过那里,都会如祥林嫂般感叹一番。

餐馆三

它不能算餐馆,说起来档次还有点low,其实是一家棋牌室。当然,我是会中国国粹的,但从不去棋牌室扒分。找到那里全是巧合——死党她老爷子好玩一手,但他更好吃。他去这家棋牌室打牌的原因只有一个:里面藏着一位做牛肉面的世外高人。

高人是一头发花白的老头儿,永远穿着沾着面粉的蓝色长工作服。一般他都没什么表情,只听别人夸赞面或菜好吃时,花白眉毛才会舒展一会儿。据说老头儿当年开过一家面馆,后来不知何故放弃了,被棋牌室挖了过来。和他搭档的是一位豪爽的魔都本地大妈,绝学是包馄饨,一个赛过普通人家的俩。记得死党吃完她现包的菜肉大馄饨后,当即就仰天长啸:“这才叫上海大馄饨!”

老头儿的牛肉面,面条一般给3两,牛肉浇头量大,起码十几块,烧得极为入味。面汤里加辣油,保证你吃完时面不发胀。一碗开价25元,常常引得初次尝试的客人大喊:“噶巨!”但吃过之后都是同一句话:“值!”有多值?个人觉得,目前在魔都,30元以下的红烧牛肉面,没人可以胜过他。

从面到汤再到浇头,统统是他自制的——一盒盒方方正正的塑料小罐子,就像麻将一样被叠在处方的长条桌上。吃几碗,只需先按份数下面和烧清汤水,盛出,最后拿出几罐出来,倒在下好的面和清汤上,齐活。

不过,由于人家主场是棋牌室,所以一开始我们还是有些抵触的。不过去了两次,就彻底不管不顾了,成了那里最特别的客人。老头儿和大妈一看见我和死党,无论在干神马,抽烟还是在烧面,都会探出脑袋说:“奈今早想吃啥花头?对了,今朝吾买着一条带鱼,老灵额,红烧带鱼要伐!”

而他们的推荐,我们从不拒绝。因为除了面和馄饨,他家的菜与汤,那也真真是极好的。尤其是辣子肉丁和酸辣汤。前者好吃是因为加了大量的糖,肉丁是鸡肉加猪肉混合而成,甚至可以吃出鸡骨头。后者和那些“味好美”之类的速食汤完全不同,一点添加剂的feel也没有,“皇帝舌”说,当她吃出汤起码是用三种以上调味料调出来,顿时肃然起敬。

当然,价格也漂亮,通常三个人去吃,一荤一素一汤再加三碗饭,就要考过100软妹币。但吃完之后……死党会用一支“事后烟”来告诉我,这顿饭她吃得有多爽!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