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推荐】本报记者回乡看到了什么……

NBD汽车新闻·2015-03-20 08:23
0 0 0

春节期间,几位不同职业人士所书的回乡手记在网络传播开来,引来一片唏嘘与感叹。其间,无论是对村庄衰落的哀愁,还是对乡村经济变化的感触,亦或是对知识无力感的疾呼,几乎所有的这些情绪都是从回家路的述说开始,更有甚者长篇细数乡村路。

交通运输渗透在乡村的角角落落,浮掠着乡村发展进程的点点滴滴,也刻录着每位归乡者的乡绪乡愁。作为交通运输行业的一名记者,村子的路更加吸引着我。

南冲村,我的家乡,位于湖北省东北部的大别山区,是革命老区大悟县的普通山村之一。村子的路到底怎样?人们对交通运输发展的获得感如何?村子依此如何变迁?未来山区的发展之路该怎样走?今年春节,我进行了一番探究。

村子的交通梦

如果时光倒流到1996年,儿时的小伙伴一定还会取笑我和同学赵世芳的打赌。那是在小学五年级的一天,我和赵世芳打赌:未来20年之内,村边将有火车通过。

那时,我们需要走4公里山路才能到隔壁东冲村小学读书,村里的主路是一条窄窄的土路,只有拖拉机和农用三轮车可以勉强通行。每逢下雨天,道路便泥泞不堪,多数人宁愿选择走山路出村。

当时,我们绝大多数人连班车都没有见过,我也仅从课本上知道铁轨,知道火车在上边可以奔跑,对于我的“豪言”,小伙伴们唏嘘,完全可以理解。只是,14年后,它成真了——2012年9月30日,孝感北高铁站正式通车运营,车站就坐落在离南冲村30公里车程的地方。

儿时戏言引来取笑,这源于大家对未来变化的不可知,但仔细想来,这何尝不是大家对交通发展的一种极大渴求呢?

南冲村地理位置相对特殊,它隶属丰店镇,到丰店街有10公里路程,但是距离彭店乡的中心街道却只有4公里,长时间内,大部分村民习惯去彭店街赶集。“到彭店乡的路是一条穿越丛林的羊肠小道,中间还要经过一个水库上游,上街途中的跋山涉水让村民出行极为不便。”上一届村支书赵长启回忆说。

直到1994年夏季,村委会到镇政府争取到少量雷管和炸药,利用农闲时节,组织全村之力,开始建造上街路。爆破、挖土、开石,历经一年多时间,终于修通了从楼子湾到彭店乡的3公里简易砂石路。至今谈及这条“土路”,村民们依然津津乐道:“村里的好几位光棍娶到了畈里(交通相对好的地方)来的媳妇。”

村子在发展,村里的路也在发展。2009年,湖北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帮扶政策的春风吹进大别山革命老区,南冲村因此受益,当年建成通村水泥路4公里。2013年,南冲村12个湾,湾湾通公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从南冲村人的出行历史中宣告退出。

南冲村通村公路的建成,是大悟县交通运输发展的一个缩影。截至2014年年底,大悟县已建成村道2300公里,全县公路通车总里程3247公里。大悟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刘海华介绍,目前,大悟已经基本实现所有乡镇半小时上高速公路、到火车站和1小时到武汉的“通勤圈”目标,正逐步成为鄂北交通枢纽。

从深山老区到交通枢纽,大悟精彩“蝶变”。但村民们的交通梦并未就此止步,大家对交通运输建设的期望更高了。

南冲村至唐店公路是南冲村东向出村通道,目前还是一条简易砂石路。年前,有人在路边竖起了一个大牌子,上书“耻辱路”。“农民对交通需求的胃口越来越大了,有的甚至想把路修到田埂上去。”正月初三,新当选的村支书张传柏如是感叹,这条路也是他在年前竞选时承诺完成的履职任务。

不少村民还表示,希望政府投入更多的钱,拓宽公路、拉直弯道、减缓坡度,完善路标、路灯等配套设施建设。

村路的出路

村子的交通发展,也有尚待完善之处。比如,对于日渐增多的车辆,通村公路已经显得有些局促。

“路虽好,但不能完全遂人愿。”河西湾村民赵国民指着湾门口的路说,由于建设标准不高,路面质量不好,道路转弯多、坡度陡,错车困难,还有一些路肩需要加宽。

通行安全问题则是村里有车族吐槽的焦点。我沿通村公路全线走了一遍,只看到与邻村交界处设有限制货车通行的卡口石墩,几个湾的人自费设有几处充当“减速带”作用的水泥埂。在村小学教学楼拐角处,公路接近90度转弯,从北方向过来又是下坡。据了解,这处路段3年内已经发生10多起摩托车或三轮车冲下田坎的事故,有人因此摔成重伤。但是这里至今没有警示牌等公路安保设施。

通村公路管养缺失是村里面临的一大难题。不少村民反映:“很少看到有人修补水泥路。”

“一些通村公路因为遭到大货车碾压,加上水毁等原因,出现不同程度的毁坏,需要修补。”大悟县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主任肖孝儒表示,已建成的公路一旦损毁严重,以后的养护成本就会更高。

资金不足是制约农村交通进一步发展的“梗阻”。“国家对农村公路建设采取的是以奖代补政策,着重扶持路面工程。但是在山区,通村、通湾公路的路基建设成本较高。”一位熟悉通村公路修建过程的村民张友化说,路面建设资金不足,容易使公路实际建设标准降低。

“还有的家庭收入低,负担不了均摊费用。不得已,只得做在外工作的年轻人的思想工作,请他们多捐些款。”曾经组织过村民修路自筹款的赵学洋说。

赵学洋还表示,就算筹到了钱,也难以保证建设质量。“就那些钱,能勉强建起来就不错了,哪还指望高质量。”他说,有些村的路是夏天完成验收的,但到了冬天就出现了起砂现象。

也有其他因素对交通发展的制约。“在一段通湾公路的改扩建工程中,有人因为很少量的田被压,就躺在挖土机前面阻挠。村里给他调配相应的田地,也不干。”村民赵暮生说,最后,工程负责人给了他们几百元钱,才同意扩宽。

村民赵暮生牵头负责过湾里的通湾公路修建。为了不错过修路机遇,他多出了2000多元,并替几家先行垫付了几千元公摊资金。“现在路都通了,这笔欠款一直没能收回。他们虽在湾外,但在湾里毕竟还有房子,也常回来住,还分湾里共有收益,没道理不出这笔修路钱。”赵暮生说。

新任村支书张传柏说:“村民参与公共事业的积极性,也是推进交通发展的一个关键,有时候,做思想工作的难度甚至超过向上级部门争取财政补贴。”

在一些路段,我发现,有些人紧贴着公路建房子,公路路面非常窄,这也将成为公路改扩建工程中需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种种因素叠加下,建好、护好山区通村公路困难重重。对此,大悟县交通运输部门正在积极寻求破题之策。

通村公路养护机制方面,大悟已经在个别乡镇开始试点。“通村公路破损率高,大修小补不断,费用不少。”肖孝儒介绍,试点成熟后,将出台农村公路养护管理办法。

对农村公路绿化工作,肖孝儒认为,可以利用沿线绿化土地资源,尝试走市场化道路;通过县政府将通村公路绿化列入乡镇年度指标考核,发挥乡镇政府业主作用;也可以鼓励村民参与村级公路绿化。

对于一些村民公摊资金难,赵学洋认为,可以探索以工代资等多种方式,加快建设步伐。

负责过公路项目建设的韩宝林则提出,探索差异化奖补机制。“目前,各级财政对农村公路的奖补标准相对统一。但各个地区交通基础条件差异很大。” 他表示,对地质地貌复杂、村庄集体经济差、建设里程比较长等需要花钱多的通村公路建设项目,提高奖补标准。

对各地热切期望的通村公路提档升级工程,韩宝林有“冷思考”。通村公路二次提档升级费用比较高,已建成通村水泥路可基本满足正常出行和货运需求,一些通村公路没体现出短期内可开发的市场潜力。“贫困山区的公路提档升级计划,应长远规划,不宜操之过急。盲目简单上马,不仅不能解决深层次需求,反而进一步造成资金浪费。对于那些有市场资源和潜力的地方,不如谋划好后,再一次性建设高等级的公路。”韩宝林说。

村民的获得感

交通运输发展的成就不应该只是建成公路里程的一组组数据。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才是衡量交通运输发展成效的最终标尺。

那么,南冲村人对交通运输发展的获得感如何?

坑坑洼洼的泥巴路变成了平整通畅的水泥路,村民从前走亲戚、上街赶集都是靠甩腿,现在可以骑摩托车、坐客车。

“以前上街卖板栗,全靠肩挑背扛。现在村子到街上路通了、车也通了,不用再出大力气,花点车费也很值。”家住黄土榜的村民李常栋说。

便捷的交通在重构村子的经济和社会生态中首当其冲。

路通后,农产品价格信息快速进村,村民对农资市场价格变得更为敏感。以往,每到秋收季节,家住杨家田的农村经纪人李海生所做的稻谷、花生等农产品贩卖生意十分红火,但近几年他的生意越来越少。“我过去经常出门,掌握物价变动情况,然后回村收粮食,再转手倒卖挣差价。现在,这种钱不好挣了。” 他说,现在村民自己出门方便了,能及时获得收购站的价格变动情况,他已经开始转行做废品回收生意。

从事代销点生意的杨桂花以前只能到彭店街进货,路通之后,进货地点有了更多选择,可以到黄站、宣化等附近乡镇,甚至可以雇车直接到生产商手里拿货。“雇车方便,进货成本降低了,但也有新的麻烦。”杨桂华说,不少日用品村民可以自己坐车上街买。

交通便利也带来新的创收形态。看到村子的路通了,54岁的村民李思强萌生了跑客运的想法。他购置了一辆微型面包车,开始跑客运,凭借良好的安全服务,受到群众欢迎。

村民黎常谋的女婿在北京一所大学当教授,他投资30多万元承包了石头屋山顶片区30年的开发使用权,委托黎常谋从事小农场经营。黎常谋将简易的公路修到山顶,在山上发展起油茶种植和山鸡养殖、放羊等产业,一年下来收入很是可观。“往外运产品方便,来村里收购的客户多,预计不要5年就能收回投资。”黎常谋大笑开怀。

饲料等农资运送便捷后,养猪业自前几年开始流行。村民鲁思奎率先建起厂房,开展生态养猪,自产自销。专业兽医还开车到他家猪圈门口,提供人工授精等技术指导。

杨家田湾村民李迪也是养猪队伍中的一员。他是一名90后,去年还办起了养鱼业。他投资一万多元,去隔壁县城购买了泥鳅苗放进水塘,却没想到被水塘里漏捕的两条柴鱼吃得精光,一度成为湾里的笑话。看来,只是路通还不行,接下来农业技术知识也要入村,让村民的脑袋“富起来”,钱包才能真正更鼓起来。

发展衍生新问题

交通运输的变化只是村子发展的一个方面。这些年,村庄的一切都在慢慢向现代化生活靠拢,村子的各个方面有了可喜的改观。大部分人家相继购买了电冰箱、彩色电视机、洗衣机,有的还安装了空调、太阳能热水器等“奢侈”电器,饮食上也开始“厌倦”他们昔日所羡慕的大鱼大肉,有的人还开始注重养生。

但是,光顾着单方面发展显然不够。如果“发展”在左,“文明”在右,就会出现很多不能承受之重。这些年,村子在发展的同时也衍生出一些新问题,考验着村庄治理。

每天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鲁思奎就将两只成年狗牵出来系在门口不远处的电线杆上。记忆中,村民拴住自家喂养的狗,是少有的事。问起缘故,鲁思奎说:“怕被外面来的人下药弄走了。”

鲁思奎所说的外面人就是从其他地方来村里流窜作案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公路,也为一些人作案提供了便利。近几年,村里屡次发生盗窃事件。鲁思奎介绍说,冬季是流窜作案的多发期,一到这时候,就得把狗圈起来,出门时间再短,也得随手上锁。

如今,“出门上锁、冬季拴狗”成为村民生活常态。与鲁思奎的担忧不同,做了20多年木匠的鲁思和很忧心村里正在消失的树林。

南冲村富有灌木丛,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有豹子等珍稀野生动物出没。前几年,水泥公路通了,中型卡车可以进村,村里随之掀起了银杏树、栗树等树木的砍伐热潮。

在金堂沟,湾里人曾共有一棵银杏树。老人们回忆,这棵树有100多年树龄,长在半山坡,有几十米高,树梢几乎与山顶平齐,两个成年人不能合抱住树干,树上还有喜鹊窝。平时,这棵树是湾里一道风景,下雨天则是湾里的天然避雷针。3年前,任凭鲁思和如何反对都没有奏效,这棵古树最终还是被投票表决卖掉了,树贩子是用大车拉走的。不仅仅是金堂沟,南冲村其他湾里大部分稍有年岁的大树现在都被砍伐一空。树林日渐稀松,村子里失去了以往的村味、美感。

在鲁思和的心中,让他焦虑的远不止这些。以往,每年春节,村里灯会总会“玩灯”,人们会扎出漂亮的灯笼,敲锣打鼓,各家各户接灯,寓意来年风调雨顺、财源广进。“这是村里传承已久的的集体文化活动,但现在村里人参与的热情一年比一年差。”鲁思和说,年轻人已经不爱敲打锣鼓了,祭祀也不够虔诚,相反都把空余时间用在了麻将桌上,传统乡村文化遭到了现代文化糟粕的侵蚀。

近年来,打麻将在村里蔚然成风,春节期间牌桌上的“点数”也越来越大,有的外出务工青年在年前讨到的全年工资,春节几天就输得精光。更有甚者,在大人们的影响下,一些儿童新年期间也忙于相约“斗地主”。

酷爱打牌的鲁和尚是一名90后,他家这两年开起了麻将馆。“一到春节,生意火爆。”他得意地笑说。“不打牌,谁还跟你玩得起来。”再遇小学同学鲁大桥,得知我不爱打牌后,十分不解。我也只能“呵呵”应之,心里却为之一紧。

村民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贫乏而单调。这些村民或是一家之主,或是将要有家的人,也或是村子的未来。如果他们的文化生活水平不提升,全面建成的小康社会将会不完整。

发展与问题总难免纠缠在一起。一方面,为了实现脱贫致富,大人们不得不常年在外打工;但另一方面,留守儿童,这些村子的未来之星,又不得不面对亲情缺失的困惑。伴随着一代人的老去,一代人的成长,某种“陷落”会不会再代际传承、循环往复,会不会由此产生新的乡村问题,这些现在都不得而知,但却足以让人忧虑。

曾担任村小学校长的鲁思世也有一件揪心事——尔山城山顶简易土路修建后,有抗战纪念意义的石墙被拆为平地。在他看来,这些人见利忘义,破坏了古代遗迹,也毁坏了村里本就为数不多的潜在旅游文化资源。

这些情况自然不能归结为交通发展的衍生品,因为还涉及环境保护、治安机制、精神文明建设等相关环节。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是村子必须直接面对的新问题。

对村子来说,交通运输发展只是给村子提供了一条途径,如何抓住这个机遇来实现发展,还需更多方面的努力。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依然是贫困山区交通运输发展的主旋律。但路只是交通运输发展的一部分,在不久的将来,建好、管好公路,真正完善交通网络后,交通运输的先导性作用就要结束吗?贫困山区的交通运输在未来是否有其新的演变?如果有,又该怎样做好转型储备?或许,我们都需要未雨绸缪,加以思考。

未来之路是什么

一组时间表或许可以看出南冲村的不易。1988年,村里通电,部分家庭率先丢掉煤油灯;1998年,个别家庭接通无线电话;2012年,才可打联通手机;至今为止,村里未通有线电话和宽带。

“全村有1000余人,田地面积仅有1000亩,又没有什么特色资源。虽被群山包围,但只有山的这一边归村管。用穷山恶水来形容一点都不过。”新当选的村委会副主任黎文珍介绍,由于单块田地面积窄、地与地之间的梯度也大,集中经营价值非常低,现代农业的经营模式在这里行不通,村里的农业生产这么多年没有多大改观。

倒是有一个新现象出现:种地的农民越来越少了。村里实际种植的田地面积逐年缩小,很多田地已经荒芜多年。

转型中的农村自然会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只有发展才能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发展之路到底该怎么走,这是一道待解且必须马上解的方程式。

令人欣喜的是,近些年村子的发展较为明显。全村人均年收入慢慢上升,2014年达到2300元。如今,不少人还在更发达的地方买了房子;村里的大学生也越来越多了,这几年还出了几个研究生;有的挣钱后开始在外面创业。

在回城上班之前,我和两个同样在外工作的小学同学聚了一次。畅谈中,我又跟他们打了一个赌。这次,我赌的是村子的明天会更好……

■记者手记

农村发展的获得感待增强

“三农”问题历来是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在国家新农村建设、新型城镇化规划出台等诸多利好政策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乡村正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革,农村经济社会得以发展,村容村貌得到改观,农民生活稳步改善。

但对贫困山区来说,这段“蝶变”之路似乎才刚刚开始。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正在加快推进实施,但是,我成长的村庄,地处偏远山区,想要找到运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的案例并不容易。此外,医疗、养老保险等一些国家政策的具体实施方式,村民们知悉的程度十分有限。农村的变化很大,但是农民的幸福感还有些钝化,提到一些村干部,摇摇头,但是遇事还是不得不求;提到看病,大家又是小病扛着,大病拖着,不到万不得已,总不愿意面对医生和医院……这样的小细节不胜枚举。在他们眼里,电视里看到的国家好政策、好形势离他们还有距离。

农村发展需要综合施策、协调推进,乡村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水平的提升需要并驾齐驱,只有这样,国家的惠农政策才能稳稳落地,农民的获得感才能得到有效提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才会更加完整。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