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限牌后拍牌,再次被质疑涉非法行政及利益输送

12缸·2015-03-15 08:00
0 0 0

来源:八分斋微博

编者按:深圳限牌一直被大众诟病,今日,八分斋再次在微博发布了质疑文章。其质疑深圳限牌违反《采购法》、《招标投标法》,谁直接指定的执行机构?竞价成出价,简单事务复杂化,为暗箱操作指标演戏?还是给幕后利益输送让路?直接拍牌成竞买指标,财政收入严重受损,市民利益提前受让。公证了多少台车?公布数目很难么?法治城市么,怎如此明目张胆。

下面具体看详细的文章:

在年前《深度质疑深圳市车牌拍卖涉嫌暗箱操作》的文章中,我质疑深圳限牌后拍牌执行机构或涉非法指定。在深圳交委终于开始执行所谓“竞价”增量号牌时,这一质疑变成了事实:负责执行该“竞价的果然是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至此,深圳市在涉及到政府财政收入、市民切身利益的重大行政举措上,坐实了非法行政,也因此导致了一系列正在爆发和将会爆发的社会问题!事实证明,此次限牌的举措,并非像官方媒体描述的那么美好,反而各类赞歌飘扬的同时,在我着手编写第二篇质疑的这个时候,深圳二手车商正在市政府和车管所申诉和抗议。全面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从严治党,而深圳从限牌到拍牌的一系列行政措施似乎与之越来越悖离!自由开放创新包容的深圳,怎么能出现如此公然藐视国家法律、侵害市民权益、损害政府收入的事情?

一、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

如前文,关于限牌的势在必行不再赘述,但此举措之后的相关行政措施合法与否,深圳市交委应该按照有关法律对公众做到最起码的公开、公正、公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第三章《政府采购方式》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采购人采购货物或者服务应当采用公开招标方式的,其具体数额标准,属于中央预算的政府采购项目,由国务院规定;属于地方预算的政府采购项目,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因特殊情况需要采用公开招标以外的采购方式的,应当在采购活动开始前获得设区的市、自治州以上人民政府采购监督管理部门的批准。”、“采购人不得将应当以公开招标方式采购的货物或者服务化为整为零或者以其他任何方式规避公开招标采购。”2002年6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的法律,在2014年、2015年的深圳不适用?或者深圳市交委及其它相关部门,以《采购法》(简称)其他条款避免以公开招投标的方式执行政府采购?情况恰恰相反,在深圳市财委执行的一系列相关事务,以及深圳其他各同级单位执行的各类相关事务,都严格按照《采购法》执行,并通过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按照《采购法》、《招标投标法》(简称),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公开招投标。深圳市交委难道可以不通过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目前政府采购的最高机构),或者被指定执行的机构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无需通过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可以直接单一被指定便执行涉及公共财政收入,市民切身利益的标的执行?这个问题留给深圳交委,或者其他媒体,我个人认为这实在说不过去,法制深圳可不是拿法制当儿戏,更不是用法制做幌子。

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

我财讯了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的所有招投标信息,没有查到深圳市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有入围政府服务机构的名单。我也查询了深圳市限牌前后按法规应该公开、公示的所有招标信息,同样没有该机构通过公开招投标获得该项服务的信息。那么,深圳市交委又是如何与此机构达成的服务契约呢?一个如此重大的涉及深圳市政府财政收入的事务,竟然没有看到深圳市财委、经信委的影子,蹊跷。回到招投标本身,《招标投标法》第三款第一条:“大型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项目”、第五条:“招标投标活动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同时与《采购法》一样的条款还有第四条:“第四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将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化整为零或者以其他任何方式规避招标”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是法治中国的排头兵,也是优质行政服务的代表。深圳也是最早按照《采购法》、《招标投标法》执行政府采购的城市,在依法治市方面有成功的经验并获得赞誉。可是,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标的是怎么拿到的?深圳还能不能维护自己城市的尊严,还要不要保持改革开发的脸面,如此公然违法行政难道有关领导看不见管不了?小老百姓百思不得其解。

三、执行机构的庐山真面目

深圳市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势力很大,通常是以“深圳市联合产权交易所”标称,让市民乃至不少行政机关的公务人员以为是“纯事业单位”。在证实我年前对暗箱指定的质疑后,这间长期以部分行政资源垄断输送获利的公司,也应该让公众对其背景有所了解。若非对深圳交委铁了秤砣心般与其勾连的架势,也没有心思去调查这一公司的详情。这家以国资背景为由头的公司,实际上有至少四个机构股东被私人控制:宜信惠民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占股10%;深圳市南方国家技术交易市场有限公司占股9%;财纳易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占股15%;深圳市海富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股10%。能够轻易获得垄断性行政资源的股份有限公司,直到涉及4万增量车牌直接指定时,才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在我对股东及关联机构进行深入对比后,深感震撼。深圳市能把限牌和拍牌搞成这么明显的行政瑕疵,并不惜违反《采购法》、《招标投标法》直接规定,有关领导真是胆子大破天。在咨询有关公务人员时我问:“他们这么干不害怕吗?”对方说:“没出事的时候谁会怕!”一家没有通过深圳市采购中心公开招投标入围的机构,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拿走了如此重大的项目,深圳的黎明静悄悄。

四、荒唐的竞价游戏

我对比了限牌后的各类媒体公告、网络公告、新闻报道、执行信息,发现两个特点:“脱裤子放屁”和“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据我向有关人士咨询的信息,深圳市交委以应急的名义搪塞非法指定执行机构,同时一边在媒体上公告1月26号执行第一次摇号、竞价,一边又拖到3月份才开始执行第一次业务。这次“竞价”严格来说是“出价”,简单的按照牌号竞拍,被人为复杂化成出价,但你不能不说执行的不专业:在维护暗箱操作上十分专业,在维护政府财政收入上很不专业。看看成交价和上海的对比:深圳第一次摇号的平均成交价22173元,上海2015年2月份的平均成交价是76618元。看,深圳市交委找了一个多会给政府“赚钱”的执行机构!各位市民可能觉得这多好啊,我们少花钱了?你压根就没少花钱!直接竞买车牌成了竞买指标,简单竞价拍卖变成出价比价,执行变得不透明、不公开、不公平,而指标则可以在经过市民竞争背书后输送到利益方手上去分肥。为什么呢?看看深圳第一次分配的4445个指标,在那么多人缺少车牌、限购当天4S店挤破头抢买、公证挤爆的前提下,这么稀缺的指标竟然只成交了三分之一:1442个。是市民脑子进水不去竞买,还是执行机构恶意设置导致市民无法参照公开信息正常获得车牌?按照执行机构的竞价细则,被深圳媒体热捧的“12人低价10000元成交”就是个笑话:不是去掉最高价和最最低价么?怎么又有底价成交?获得指标的是谁?深圳市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在执行竞价时安全违背竞价拍卖原则,搞出个出价比价的名堂,受损失的是谁?是深圳市财政收入,同时也是广大市民,因为利益的受让最终埋单人是政府和市民。深圳的人均收入比上海不差,每年4万个增量车牌按目前所谓的22173成交,对比上海76618的拍卖均价,损失是多少个亿?但这些损失若按照该机构目前的操作方式,全部可以在幕后折现继续让老百姓埋单,因为你不可能不买车,而你车的身份证指标竟然掌握在一家未经过公开招投标非法指定的机构手上,所以谁都难逃被宰割,但是深圳,谁应该为此承担责任呢?

五、不得不说的公证:究竟多少台车?

就在我撰写新的质疑时,深圳二手车商正在申诉和维权,限牌后的一系列行政乱象,也需要引起关注和重视。最早媒体公告,深圳交委称公证车数量在15万台,而后各车行、市民急切需要落实公证后的上牌等事务,但至今似乎悬而未决。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限牌之前的车管所热闹非常,现在则空空落落,对比竞价指标的三分之后流产,这实在是太有悖常态。实际上不奇怪,按照业内传言,深圳限牌前后各类手段经过公证的车辆总量超过50万台(未经证实),而我接近的有关公务人员称:28万台以上是肯定的。也就是说,这么宏达的限牌措施,若公证车辆总量达到如此之多,等于普通市民提前受让5年的权益,还需被车行以各类方式加价强卖付出经济代价!也就是说,冷场的竞价车牌原因之一是各车行和利益关联方手里握有大量车牌指标,无需去参与这一猫捉老鼠的傻子游戏。那么,深圳交委需要给公众一个公开、透明的信息:公证车数量究竟是多少?公证车就那么几天的事情,公布个数据有那么难么?若有,则真的给纪委增加麻烦。

综上,针对深圳市委一系列的行政违法,再次质疑非法指定执行机构违反《采购法》、《招标投标法》,有趣的是,深圳交委未通过公开招投标执行的项目似乎不知此一项。若此非法行政得以延续,则限牌自然非为城市发展考虑,而是为利益输送开路;则依法治国会因深圳而掉分,深化改革会因此举而失色。相信自由包容创新开放的深圳,对于此类公然的违法行政有所行动,深圳应该在阳光下前行,而非在阴影里潜行!拭目以待,深圳仍然会是最好的深圳。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