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赌气车拖死交警,哪来的胆子?

12缸·2015-03-14 08:21
0 0 0

引用自新闻晨报,作者王亦菲

茆盛泉生前在路口执法

“043297”的警号、深色的警服依稀可见已经凝固的血迹,警用皮带也断裂了。

犯罪嫌疑人孙某到案后交代,事发当天,他跟朋友约好,晚上6点到人民广场碰头。“但是时间晚了,路上又堵。他在直行车道上想转弯,碰到民警一直让他直行,他觉得时间来不及了。”

一次不该有的左转弯,撞碎了两个原本美满的家庭。一个失去了年仅32岁的生命,留下妻子以及还未曾谋面的孩子。而另一个同样32岁的男人则可能身陷囹圄,留下家中全职太太和8岁女儿。

3月11日17点30分许,闵行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二中队民警茆盛泉,在处理一起车辆路口违法变道时,车辆突然加速左转,带倒茆盛泉,并拖行了10多米。因伤势过重,当晚10点多,茆盛泉抢救无效不幸以身殉职。车辆的行车记录仪和附近道路的监控,清晰呈现了茆盛泉牺牲前最后执勤的3分钟。

●监控还原:宝马X3不服指挥强行左转带飞交警

“在漫天风雪里,看着你远去,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3月11日17点23分,32岁的孙某驾驶红色宝马X3,一边听着电台歌曲,沿着吴中路西向东方向行驶。此时,32岁的茆盛泉站在吴中路虹许路路口执勤。

晚高峰,吴中路上车流拥堵。行车记录仪中,在距离路口几十米处,打算左转至虹许路的孙某突然驾车向右侧车道拉出,沿着直行车道超越了多辆轿车后,突然向左拉了一把方向,试图“加塞”进入左转弯车道。然而,由于车辆众多,孙某没能成功并入,被“挤回”了直行车道。这时,吴中路方向跳转红灯,而孙某的宝马车大半个车身,已经越过了白色停车线。

“你干什么?退回去。”在路口的茆盛泉发现了孙某的违法行为,立刻上前制止。“退回去。”茆盛泉挥动右手,示意其倒车。红色宝马车停顿了数秒,倒车灯亮起,车辆缓缓后退。

茆盛泉转身,回到路口左转弯车道旁,疏导即将亮起绿灯的直行车道。17点25分,绿灯亮起,茆盛泉举手,示意直行车道车辆安全、快速通行。红色宝马车缓缓起步,在驶过茆盛泉视线后,迅速左切,路口违法变道进入了左转弯待行区。

也许,孙某心存侥幸,认为自己“躲过”了交警的“眼梢”,顺利驶入了左转弯车道。他没想到,茆盛泉并没有因为路口车辆多、待转区远而“放纵”,茆盛泉跟了上去,再次敲响了宝马车的左侧车窗。由于音乐声很大,并没有办法听清茆盛泉和孙某交谈了什么,只能依稀听到茆盛泉不断在喊“往前开、往前开。”

孙某的声音,则带着不小的情绪,“你什么意思?大家都赶时间,有必要这样吗?”17点26分,孙某强行左转,只听见一阵“嘎吱”的声响后,方向盘有些偏向,宝马车还是转入了虹许路,车速快速行驶了百余米。

而此时,抓住了车门的茆盛泉已经被带飞,在空中腾空一圈后,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腿部呈诡异的角度弯曲着。也许是从反光镜中,发现自己“闯祸”了,孙某靠边停车,徒步走回了事发路口。

然而,他至今尚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一个孩子永远失去了未曾谋面的父亲。当晚10点30分许,茆盛泉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留下的,是即将临产的妻子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

●目击司机:这个警察在履行职责,他很认真负责

12日凌晨,夜色下的闵行区虹桥派出所,办公楼内灯火通明。闪烁着红蓝色灯光的警车,不断驶入、驶离。目击茆盛泉倒下全过程的刘正金,坐在派出所内彻夜难眠。“我知道很严重,但没想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逝去了。”

“当时我距离民警和那辆宝马车只有20多米,前面还有一辆公交车和2辆轿车。因为要观察路口的情况,所以我看到了事发的全过程。”1960年出生的刘正金,来上海打工4年,驾龄20年,目前是一家酒店的驾驶员。11日17点20分许,他根据公司要求驾车前往静安寺。“我本来也想要左转进入虹许路的,但当时吴中路太堵了,没拐进去,就开到了中间的直行车道。这时,前面车停下来,我就把车子稍微靠边停一些,探头出去张望。”

刘正金说,他看到前面有个警察,用手势指挥一辆红色的宝马车直行。“但车子没动,我还想,驾驶员这么牛,警察的话也不听。我看到警察一直打手势,叫他直行。这种情况,通常民警要么就让他直行过去了,要不然就靠边处理。”刘正金说,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不敢相信。“就是一瞬间,宝马车突然向左转弯,而这时警察面朝东,已经几乎是和车子平行的。我看得清清楚楚,车子突然左转弯加速,那个司机应该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作为一个老驾驶员,刘正金判断,当时车速在100码左右。“警察伸手去抓车门,我感觉警察抓到了,他想要拦截这个车,也可能是下意识的,然后他就被拖起来了。”整个过程仅仅几秒钟,等刘正金反应过来,他发现宝马车已经驶离,“看到他好像要逃逸,我就想报警。然后我开到警察边上,警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是血,警用的设备、电台什么的撒了一地。我又想停下来施救。”

这时,刘正金看到两个辅警赶来,“我看路口不好停车,怕遮挡后面车子的视线,引来其它的危险。”他便继续开车,然后看到距离事发现场100米外,肇事车辆停在了路边。

后来,刘正金驾车到静安寺,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回公司停好车,他想了想还是拨打了110报警。“我觉得还是应该打110,这个警察在履行他的职责,他很认真负责,我也想知道那个警察的安危。”刘正金说,他每天都会经过吴中路虹许路口,每天都能看到民警在这里认真执勤。当得知民警牺牲后,刘正金愕然了半饷,双手仅仅交握了下,略有激动。

“民警牺牲了,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我看到了驾驶员的疯狂举动,警察这样执勤太危险。警察都没有安全,老百姓就更没有安全感,社会也就没保障了。”刘正金说,他学过交通法,有红绿灯的地方,有警察指挥就必须听警察的。

犯罪嫌疑人孙某:急着赶路,觉得交警是针对自己

犯罪嫌疑人孙某交代,事发当天,他跟朋友约好,晚上6点到人民广场碰头。“但是时间晚了,路上又堵。他在直行车道上想转弯,碰到民警一直让他直行,他觉得时间来不及了。”

孙剑说,民警第一次纠正,犯罪嫌疑人听了,民警第二次又叫他直行,犯罪嫌疑人觉得民警针对他,他心里不舒服。

“最关键的问题是,犯罪嫌疑人并不认为自己交通违法了,他认为他直行转到左转弯待行区了,他就可以左转,但民警却一直让他直行。所以他踩油门想转弯,然后靠边跟民警理论,他也说自己油门踩得重了。”

事发后,孙某没有留在现场帮忙急救,反而驾车逃离。“他自己交代,当时从反光镜内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感觉出事了,就停车回来了。”然而,孙某并不觉得自己曾经交通违法,这一错误的认知和一些“赌气”成分,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他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首先不按路口导向标志从直行车道向左转弯,直行车道必须直行。第二不服从民警指挥。”孙剑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民警反复打直行的手势,但犯罪嫌疑人都忽略了”。

对话嫌疑人:“没想过要故意伤害他”

12日凌晨3时,打扮入时的孙某坐在闵行区虹桥派出所的审讯室内,签署《传唤证》时,握着笔的手有些颤抖。

记者:昨天是要去哪里?

孙某:约了朋友6点在人民广场碰头,高峰堵车了,有些晚了。

记者:当时为什么非要冲过路口?很赶时间吗?

孙某:其实我并不着急,并没有太着急。

记者:平时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吗?

孙某:应该不算,就还好吧。

记者: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孙某:我当时想要左转弯,到最左边的车道。因为前面一个路口我是右转进入吴中路,这段路太短了,来不及马上转到左转的车道。后来,民警就在路口不让我转进去。

记者:你认为民警阻止你不对?

孙某:我觉得他是故意刁难我,执法有偏见。

记者:当时你觉得你的两个违法行为,是合理的?

孙某:第一个是越过了直行车道的停车线,那时候其实我是想左转的。后来警察来制止,我就倒回去。第二次我想开到转弯车道,但他不让我走。当时车速还很慢,他用了指挥棒。

记者:你没看到地上的导向标识?

孙某:没有。

记者:没看到,难道不应该听交警指挥吗?

孙某:我知道我在直行车道。但吴中路我一直走的,平时很多车都是这么左转的。有一次,交警引导我也是这么走的,我就觉得这样没事。那时候觉得民警的执法有问题,有抵触情绪。

记者:难道你不知道特殊情况下,交警进行疏导的路线,和平时是不同的吗?

孙某:现在知道了。当时没有意识到。

记者:那你为何被交警拦下后,还要踩下油门强行左转?

孙某:我想要转过来靠边再理论,但是为什么油门踩那么大,我也说不清,就一下子踩了,太乱,无法控制。就觉得你干嘛盯着我、刁难我,这么多车子,为什么偏偏找我。

记者:然后你就开走了,还是停下来了?

孙某:开出去100多米吧,我好像听到交警叫了一声。开出去之后发现后面好多人围着,我感觉我闯祸了。就停在了路边,我下来了。

记者:现在后悔吗?

孙某:(反复捏着手中的一次性塑料杯,茫然、发呆、叹气、抚额……)特别特别后悔,我宁愿今天一个人在家睡觉。哎……

记者:有什么想对民警说的?

孙某:我真的没有任何故意要伤害你的意思,没想到会有这个后果,真的,特别特别……(手上拿着传唤证)

记者: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吗?

孙某:知道,现在我特别乱,不知道说什么。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