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马桶盖电饭煲了,咱八一八岛国美食吧

Autocarweekly·2015-03-07 12:40
0 0 0

最近,岛国的马桶盖和电饭煲红遍天朝大江南北,各路正面或负面新闻让人不禁莞尔。天朝人真的太爱人来疯了,想象一下各路天朝小媳妇大舅妈提着盖子和电饭煲上东京塔观光,也真是醉了(我有朋友真那么做过,被同行的好友搓了整整一天)。

记得好几年前,王姐就和我介绍过岛国马桶盖,她用“坐了忘不了”来形容。当我还在纠结要多少钱,快递多久,装卸烦不烦时,她第一时间就给我一个电话:“找他!松下的。我的马桶盖和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是他搞定的!一个电话上门服务,一个盖子加各种人性化安装,2000软妹币以内统统搞定!”

想想,好几年前天朝魔都就诞生了如此方便快捷的方式,几年后我们居然倒退了,滴滴为跑去岛国买马桶盖,配不配套合不合适都没搞清,累不累!

再说霓虹的电饭煲,真的好吗?韦哥说他有一朋友也买过一个日本进口电饭煲,每次都夸耀说这电饭煲烧出来的米有多与众不同。而当韦哥一再求证让他说出究竟哪里好时,这哥们儿想了半天:“就是……感觉!”

感觉?感觉这东西有时候最不可靠!去年不就有某知名公知夸下海口说可以明确分辨出阳澄湖大闸蟹么,然后他的“精准”感觉被雕爷耍得团团转,把太湖蟹愣感觉成阳澄湖蟹,8错2对,比掷骰子的概率还低!

感觉?呵呵!

春节期间朋友圈还有两个小伙伴发了在二郎寿司享受的皂片。我给死党看,她一撇嘴:“小野二郎咯,起码提前一个半月预定,他有什么你吃什么,一刻钟吃完,你再屁颠屁颠恭恭敬敬拿出4万日元。平均下来每分钟折合软妹币133.33元。我问你,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单凭味蕾吃出与众不同?纯感觉瞎装逼!”

死党的态度固有“吃不到就说葡萄是酸的”feel,但也不无道理。且她在吃食上真的很横,因为有一条“皇帝舌”。那些所谓的著名美食达人真叫差远了!就比如烤牛舌,她觉得天朝那些烧烤店的做法是暴殄天物,所以最喜欢在家弄——选择进口薄切牛舌,在家用铁板炉上正反各烫一记,撒上几粒盐后快速浸入打好的新鲜蛋液,就可以送入口中了。那一口下去……无与伦比的美味。而这货想出此方法之前,根本就没去过岛国。

这本事,绝不是靠抽象的“感觉”可以做到的。

扯远了,再说回寿司之王。一部介绍他的纪录片里,某个片段让我印象极为深刻,估计也就霓虹人做得出:小野二郎的海鲜材料基本都在东京市场购买,比如筑地——越近越新鲜。作为东京的大型鱼类产品市场,那里有着极为刻板而变态的规矩。顶级原料必定是供给小野二郎之类的饭店或个人,价格当然好商量。次一些的拍卖,价格当然没商量。剩下的那些货色么,就进入了东京餐饮店或家庭。比如筑地附近的那些小有名气的寿司店。这些店,恰恰是天朝文艺或小资青年的最爱,为朋友圈9宫格提高段位的必备利器。

有多少天朝游客能真正凭味蕾,明确说出小店和寿司之王的差别?

撇开霓虹其它地方不谈,深受天朝装逼吃货/美食家喜爱的东京美食,除了筑地海鲜市场,还少不了浅草的传统小吃和池袋的拉面等等等。

对了,曾有朋友一再和我提起,说池袋的拉面真好啊!他吃了两顿念念不忘,美味又便宜!一个拉面套餐折合软妹币才70元左右!我连连点头,是呀是呀,现在魔都生活的确直逼霓虹,70元的拉面你吃得起,但让你顿顿吃你吃得起吗?你一个人吃得起那么两个人三个人一家人呢?依旧吃得起那你们不会吃腻吗?

朋友不语。我认识一人,住在茨城。十年前跟随他母亲去了岛国,短短半年从“あ、い、う、え、お”都搞不清到考上东帝,此后又顺便读了个研究生。据说2010年上海世博会,日本馆内那个拉提琴的机器人,提琴发声环节就是他带头研究出来的。毕业之后他轻松进入松下(不研究马桶盖哈)工作,可是读书时的牛逼只能成为回忆,工作时比别人再机灵速度再快,依旧拿着30万日元一个月的死工资——算下来等于软妹币1万5,定额存一部分,剩下的付房租、水电煤等等。对了,还有一个不工作的老婆。所以,他几乎没有吃饱过,有时候甚至要跑去附近便利店外捡过期便当。

他在岛国最开心的事,就是可以收到外婆包的粽子。我尝过,味道一般,但他爱得不行——30个粽子,可以让小两口有半个月的饱腹感。他说,只有经年累月饿过,才懂得吃饱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也有过得还不错的。

我有一要好的同事大姐。共事时,她常常和我说起自己的一个好友,也是高中时的同桌——一个生活在银座的天朝妈妈桑。妈妈桑上高中时,就立志要去岛国(当时应该还没有决定要做妈妈桑)。别人在头悬梁锥刺股地啃英语和数理化时,她是头悬梁锥刺股地啃日语。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还没高考前出了国。至于她如何成为妈妈桑的,我没细问,估计也是有各种辛酸史。

其实岛国失足妇女的受欢迎程度,长相、年岁等等并不是关键因素,智商情商最重要!比如妈妈桑的妈妈桑,一个70来岁的老太太,有老伴有儿有女有孙女,照样还有相好的死心塌地养着,老伴无怨无悔爱着(头上的绿光好亮啊)。而天朝妈妈桑如今算来快40岁,长得不算好看,却同时有四个供养人——要知道那里的本土失足妇女一般只一个相好的,即使想换口味,那也必须谈掰了再换。

言归正传,为了不被撞破,妈妈桑可费老劲了,比如相好的逢年过节送包包让她开心开心,她就会要求四个人送一模一样的——自己用一个,其余三个寄回魔都让母上卖了,卖掉的钱一半留给母亲,一半寄回岛国。又安全又可以狠狠补贴家用。

大姐每每去岛国,妈妈桑的母亲都会交给她一个黑色的巨大行李箱。她说,第一次将箱子交给妈妈桑时,后者双眼发光,当场就把箱子放平咔咔打开,取出大把完好的水芹、青菜和菠菜,十来只香梨,近十个乐扣乐扣盒,什么鸡汤,咸菜肉丝、咸酸饭等等。大姐的眼珠越瞪越大,都快掉出来了,妈妈桑则一脸淡然,笑说:“下次你不是说要秋天来么,正好帮我再带八对大闸蟹。”

“什么?这次我没被抓就不错了,还有下次!”

“没事!海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习惯了,在日本谁都不容易,你不闹事出挑绝对不会被抓。”妈妈桑俨然是老吃老做的主。隔手就絮絮叨叨地说四个相好的有多爱天朝大闸蟹,“他们超爱吃,而且很会吃。不过无所谓是不是阳澄湖,只要是白肚青壳就行。每到秋天就要我从国内带蟹,不过我就受罪了,要在两天之内陪着吃四顿,还好也就一枪头而已,哎……不说了不说了。”

我有好几个朋友,去岛国比去天朝香港还勤快,她们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呆在那儿游山玩水一辈子,从北海道到冲绳,坐着小火车或新干线,享温泉美食,看樱花红叶。

每每看着她们一脸向往的样子,就想戳她们的太阳穴:“妹子你连岛国的出租车都不敢奢侈一把,还想游山玩水一辈纸?”而你说自己有多熟悉或迷恋那里的美食,是吧,食几日很容易,试试一个月,一年,一辈子!

我只记得蔡澜说过一句话:“什么地方的人食什么地方的菜。”这是真理。你的舌头和胃,注定属于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点赞|0 收藏|0
免责声明:牛车网是广大网友共同参与的一家汽车行业网络交流平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包括专家)均可在牛车网旗下WEB网站或者APP移动端发布文章和帖子,其内容无法一一证实,所以牛车网对这些内容不承担责任。如果网站内容中存在版权和真实性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并做相应的删除处理。server@niuche.com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