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青报:二级公路收费站成一些地方官心病

NBD汽车新闻·2015-03-03 08:21
0 0 0



横亘在广西来宾市忻城县老城区和城南新区之间的都乐收费站,成为忻城县县长李朝晖的一块心病。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代表,他已经连续3年提交建议,要求撤销都乐收费站。

在前不久召开的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两会上,同为自治区人大代表的来宾市住建委总工程师陈进策、象州县县长陈代军、来宾华侨农场党委书记唐国强,也分别牵头递交了关于撤销忻城至合山二级公路都乐收费站、象州至柳州二级公路收费站和来宾至武宣二级公路收费站的建议。

自2009年开始,我国取消了公路养路费等六项费用,开征燃油税、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政策便在全国各地逐步有序地推进。作为西部经济欠发达和交通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地区,广西于2009年曾提出,计划用10年时间分三批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但时至今日,广西区内仍有58个二级公路收费站在运营,这些收费站与地方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正日益凸显。

收费站横亘在新老城之间

来宾市忻城县是位于广西中部的一个山区贫困县,3年前,李朝晖到忻城履职做县长时,设在城关镇都乐村省道S209线的都乐收费站给车主造成的负担问题还不算突出。但伴随着忻城县城南新区的建设,这个本来位于县城边的公路收费站突然横亘在了新老城区的中间。无论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到城南新区去搞项目建设,还是群众路过,来回经过收费站都得交钱,引发不小民怨。

“很多公路收费,都是按24小时只收一次的标准执行,但都乐收费站却实行‘双向一杆一票’收费制,动一次杆就收费一次。这种收费模式在全国都已罕见,直接导致过往车辆运营成本激增。”李朝晖说。

2014年,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下,忻城县被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特色旅游名县”备选县,莫氏土司衙署、薰衣草庄园、神秘湖景区等景点吸引大批游客前来观光。忻合二级公路是通往县内各旅游景区的唯一道路,都乐收费站的双向收费模式,也让游客意见颇多。

除了制约经济发展,收费站与当地居民的矛盾也让李朝晖感到烦心。由于都乐收费站设在都乐村附近,周边村屯群众耕作过往收费站十分不便,每天来回经过的车主被反复收费,非常不满,举杆、冲杆强行通过收费站和故意拥堵等过激行为时有发生。

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忻城县政府曾提出每年由县政府拿出50万元或者七八十万元将二级公路收费全部买断,但公路局没有同意这一方案,因为收费站每年能带来的实际收入超过百万元。

也有人提议将收费站搬迁,广西壮族自治区公路局曾有个副局长为此事到忻城调研搬迁的事宜。但搬迁收费站需要400多万元,且涉及征地拆迁。“我们去哪里拿那么多钱来给它迁?”李朝晖反问道。

连续3年,每年自治区两会上,李朝晖都会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提交建议,希望撤销都乐收费站,但交通部门却回应说,收费标准是经过自治区人民政府和自治区物价局审批同意的,不能说撤就撤。另外,修路的成本还没收回呢!

2013年,桂中公路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来宾市辖区内的5个收费站将在2015年年底之前全部撤销。但最近又有消息说,这些收费站的收费期限又要延期到2020年,“这确实让我们感到很压抑。”李朝晖无奈地说。

公路收费与经济发展矛盾日益突出

为二级公路收费站感到烦恼的远不止忻城县。近年来,几乎每年广西两会上都有代表提出撤销收费站的议案和呼吁,二级公路收费站与地方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

2011年,李旺兰等4名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代表提出,广西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额占整个收费公路有相当的比例,对城乡居民日常生活影响较大,建议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

这年的自治区两会上,北海市代表团的邹春等人大代表就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撤销合北二级公路收费站提交建议案,反映由于合北二级公路收费站的存在,把北海与合浦无形隔阂,同时合浦工业园区位于收费站以南,每天有大量投资商及工作人员来往收费站之间。由于想逃避收费,大量车辆转由廉州镇乾江四级乡道进入北海,增大了该路段的交通压力,给当地群众造成极大的交通隐患。

在当年的代表建议交办会上,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李小林称,广西2012年前暂不取消二级公路收费,但会实施和继续执行多项收费优惠政策和便利措施,并承诺对目前影响工业园区或县域经济发展较大的部分收费站点,与当地政府协商后依法依规调整撤并。

对于暂不取消收费站的原因,李小林解释说,国家实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前,广西解决二级公路路网建设资金缺口的主要手段,是利用政府还贷公路路网项目收费权质押、交通规费收入资金作担保向银行贷款。改革后,交通部门失去了这一手段。另外,中央转移专项返还资金在扣除人员经费和正常管理养护支出外,可用于公路尤其是二级公路交通建设发展的部分非常少。如果立即取消广西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解决广西二级公路路网交通建设资金缺口问题将面临严重困难。

路网建设资金短缺,是每个西部省份都要面对的问题。李小林作出这一解释后不久,同为西部省份的贵州决定从2011年6月1日起,取消所有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全部收费。2012年1月1日,云南省取消全省116条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尽管取消二级公路收费以后,云南公路建设资金面临建设成本上升、投融资难度加大等问题。但云南省政府表示,取消收费后全省每年减少社会通行成本30多亿元,大大降低了全省物流运输及群众出行成本。至于经费的缺口,将争取省政府从中央代地方发行的债券中,专项安排二级公路建设资金,逐步提高省二级以上高等级公路比例。多渠道解决贫困县不通高等级公路问题。

如果说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确实存在客观困难的话,一些二级公路出现延长收费年限的情况则让人费解了。

象州县县长陈代军说,象州至柳州二级公路收费站于2002年启用,离象州县城仅1.5公里,每天车辆进出县城均按7元/辆/次起进行收费,于2015年年底到期,主管部门又向自治区政府申请延期收费至2022年。前不久,象州县190多名县人大代表曾联名递交议案,要求2015年12月30日前撤销该收费站。

今年的广西两会上,一些关注二级公路收费问题的人大代表还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公布道路的建设费用,对收费站设置、收费、盈亏等情况向社会作出详细说明,提供申请延迟收费的相关依据。建议自治区审计部门对全区此类收费站进行审计,并将审计结果向社会公布。

为何不能取消二级公路收费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