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人♦最美汽车人】孙鹏飞:“90后”不任性

汽车人·2015-02-15 08:01
0 0 0

伟大出自平凡

您所看到,这是我们最新一期对于“最美汽车人”关注与报道。


自去年开始,《汽车人》走访全国各地汽车工厂,实地采访近百名工人,并以数百页的篇幅,记录他们的成长与创新故事,并在“汽车人之夜”对获奖者进行盛大颁奖。


今年,我们仍在坚持做相同的事情。


事实上,对于“最美汽车人”的采访报道,我们从未间断。


“2015年最美汽车人”评选已经启动。如果您的身边,有这样的一线工人——他们在保持固有的勤劳、质朴、奉献品质之外,积极上进,追逐新鲜事物和最新科技节拍,乐于创新,请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我们将派出专业的采访团队,倾听他们的心声,讲述他们不一样的精彩。


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努力,不仅仅是让工人们站在“汽车人之夜”的台前,更是通过我们的呼吁,让他们得到自己本该拥有的荣光,使之成为汽车高速发展的最终受益者。

孙鹏飞

上海通用动力总成厂变速箱车间机加工工人

▏《汽车人》记者/安丽敏


“现在我也到了该奋斗的年纪了,放弃自己一点生活的爱好也是可以的。”马上22岁的“90后”孙鹏飞无比郑重地告诉《汽车人》。

平时爱好电子竞技游戏、打篮球、摄影的他,在上海通用对质量要求极为严苛的动力总成厂如鱼得水,这看起来似乎有点矛盾:一线工作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多少有些枯燥乏味。

孙鹏飞却不这么认为,喜欢雪佛兰科尔维特而进入汽车业的年轻人,刚开始也有过一些不适,但朝气蓬勃的向上天性,能帮助他们迅速融入到新集体中。


的确,“90后”正在迅速地崛起成为工厂的主力,而他们也正在展现着活力与创造力为这个产业带来改变。


厂里来了“90后”

在外界看来,“90后”这个族群从贴上标签那一刻起,就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味道,而他们并不掩饰自己对于乐趣的追求。

孙鹏飞是上海通用动力总成厂的第一批“90后”工人,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张孙伟说,在管理这些年轻人方面,他们也遇到了一些挑战。

提到刚进厂时的感受,孙鹏飞告诉《汽车人》:“当时觉得那些老师傅们都比较严肃,平时也不怎么交流。”而且,由于动力总成厂的要求,他需要背很多的“手册”和“规定”,当时在他看来是“没有用的”。

情况很快逆转。第一次更换机床刀具时,因为比较紧张,刀具掉到机床里,损坏了,“那个刀具挺贵的,也要几千块钱呢”,孙鹏飞吓坏了。但师傅过来不仅没批评他,还安慰了他。事情还没有结束,“第二次换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心理阴影,又掉了。”孙鹏飞这次觉得更沮丧了,但师傅仍然没有批评他,这让他“特别感动,觉得师傅挺平易近人的。”

在专业技术方面,孙鹏飞也领略到这些师傅们经验积淀的重要性。有一次,孙鹏飞的师傅发现一个孔里面有拉伤,“那时候我觉得这个摸也摸不出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师父就很较真,跟工艺文件各种对比说这可能会影响装配安装,又找来工程师、质保一起来研究这个问题,最后发现的确是可能装上以后对产品有影响,就拦截了这批工件。”

通过这件事,孙鹏飞意识到,如果没有把工艺文件、手册看懂、理解透的话,对平时的工作确实是会带来影响。自此之后,孙鹏飞开始主动认真研究,甚至钻研了许多超出他工作需求的工艺文件,在他看来,这会对他的工作带来更多的帮助。

同时,在生活上,他也逐渐找到了归属感。

据孙书记介绍,考虑到“90后”们的特点,上海通用动力总成厂加强了微信等网络手段的互动沟通,因为这些年轻人“面对面谈半小时他可能没什么反馈,但在网络上会非常乐意分享自己的想法”。

现在针对他们提出的意见,动力总成厂先后设立了“动力吧”提供各种饮料,食堂也开始提供品种丰富的早餐和夜宵。在业余生活方面,更是组织了电竞社等活动。

“我们经常在业余时间组织比赛,大家参与积极性很高。”孙鹏飞现在成为了这些业余活动的积极分子,同时,通过私下的交流,他和师傅们的关系更密切了,“我经常向他们推荐游戏和美剧,他们看了觉得也不错,我也跟着他们去钓鱼、玩一些文玩,也不像之前想的那么无聊,你看我这个手串就是师傅送我的。”孙鹏飞很为能够和师傅们打成一片感到高兴——虽然孙鹏飞口中的“老师傅”也不过27、8岁。

现在,像孙鹏飞一样的“90后”在一线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大,在工作上也开始崭露头角。


“脑洞大开”搞创新


孙鹏飞把自己比喻成“孙悟空”,一方面,有工艺文件以及师傅们给的“紧箍咒”,另一方面,可以天马行空地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他向《汽车人》介绍了一些他的奇思妙想带来的创新案例。

在孙鹏飞所在的生产线上,有上料和下料的环节。在上料环节中,工件是需要工人自己用手上的,力气大了或者小了就会带来工件被磕伤的风险,孙鹏飞发现,刀具上所用的橡胶保护套如果换到上料的机构上面,同样也能起到保护的作用,他找了尺寸相似的橡胶套一试果然效果很好,这一建议采用之后,几乎完全避免了铝合金工件磕伤情况的发生。

在下料环节,孙鹏飞也发现了问题:在这个环节上有一个感应器,在感应到工件存在之后,管道才会转动,但因为这个感应器的位置安装得有点不合适,搬工件的时候容易碰歪感应器,一旦歪了就得找维修人员来装回原来的位置。孙鹏飞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把感应器的位置调整了一下,不仅减少磕碰还节省了维修的时间。

在得到鼓励之后,孙鹏飞更敢想了。

在一次workshop“头脑风暴”上,孙鹏飞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发现生产线上有一台机床总是比其它的慢,他想能不能把这个机床上的刀具换到其它机器上试试,看是否能够提升效率。

孙鹏飞提出这个想法之后,得到了师傅以及工程师们的支持,经过论证之后他们也认为可行。最终按照孙鹏飞的方案,果然提升了整个生产线的效率,每个小时可以多做一个产品。

上海通用动力总成厂的体系给了孙鹏飞很大的发挥空间,他告诉《汽车人》:“我们每个月都要写一个合理化建议,包括我们企业文化也可以提建议,只要提了就有5块钱参与奖,如果有价值会一级级上报,不同的级别会有更高的奖金,我最多拿过300块钱的,这是我们车间级别的奖,拿过三次了。”

除了这一体系之外,每个季度还有质量体系“啄木鸟奖”的评比,奖金是500元,“我也拿到过三次”,除了奖金之外,孙鹏飞更感到骄傲的是会颁发一个绿色的奖状贴在他的工位上,“在我们工厂,绿色代表是好的,红色是不合格的”,孙鹏飞告诉《汽车人》。


在孙鹏飞看来,“90后”的思维更加开阔,而上海通用给了他体系上的支撑和空间,看到更多可能性的孙鹏飞,觉得自己到了“该奋斗的时候”。

年轻的可能性


在问到他有什么梦想时,孙鹏飞反问:“大的还是小的?”

他“小”的梦想是,在2015年能够拥有一辆自己的车,而买什么车“得看钱”,孙鹏飞解释道:“你看在上海一块牌照就要8万块,然后我身材比较魁梧车子又不能买小的,所以说还在努力攒钱中。应该会考虑买公司的车,还能有补贴,而且这车是我们自己造的,质量上放心。”

“大”的梦想则是从“买一辆自己的车”过渡到了“能够造一辆车”,孙鹏飞说:“我希望让‘中国制造’的汽车成为优质、高质、高效,优质的代名词。”

这听起来口气蛮大,但孙鹏飞并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年轻人,他已经开始一点点的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因为是中专毕业,在工作之后,孙鹏飞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理论知识有欠缺,他现在已经开始继续进修高级工,大专也正在念。“我们下个月要答辩了,还蛮紧张的,我平时一直问师傅们问题,会跟他们一直交流。”重返课堂孙鹏飞最大的感受是,现在更明白学习的意义。

“现在我也在学习英文,想外国专家来的时候,能跟他们交流交流,技术专业的英文书我也买了,”孙鹏飞说这样做的目的是,能够得到关于某些机床或者生产线的一手资料,“毕竟他们最懂这个生产线嘛!”

除了专业方面的进一步提升之外,孙鹏飞还积极投身到上海通用的一些品牌活动当中,目前他是别克品牌志愿者的一员,“参加了很多品牌活动,对这个车和品牌的文化有了更多地了解”,这让爱摄影的孙鹏飞非常喜欢,他甚至希望这有可能是他今后一个努力的方向。


很多时候,孙鹏飞都表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特点,在谈到工作时,他更多体现出的是工作赋予他的严谨和务实,但谈到生活或者爱好,他马上恢复到自己22岁的状态,在与《汽车人》告别时,他不忘嘱咐一句“选几张我好看的照片啊!”

Q
&
A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