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峯言 “蝗虫”斗“鸡虫”,痛快了么?

汽车导报·2014-08-09 00:20
0 0 0

十年前,我每次去向西村吃鸡煲必经的百米村道,都要被至少几波、每波至少十组八组小姐或皮条大妈围上来用夹生广东话“盘”:“老细,要唔要找靓妹玩一玩啊~”——你骂我“蝗虫”,我骂你“鸡虫”,旷日持久的“大陆灿”和“港灿”的互喷缠斗,双方从这种“地图炮”的互轰阵地战中,得到什么了吗?

此前两次实打实地聊汽车媒体圈里的那点儿事儿,算是实打实地把一些人给得罪了。所以这次我只得琢磨着说点儿别的,以“科学发展观”的思想武器指导在贵圈混饭。

《纽约时报》等外媒看笑话时说陆港冲突,是“两地精英携手数钱,两地屌丝彼此互掐”。我的观察是,底层港人尤其是青少年固然因香港本土社会的日益贫富悬殊、阶层上升通道受阻而怀有强烈的情绪,急需一致对外的出气口抱团宣泄,但中产又何尝不因大陆投资客大幅推高香港房价而怨声载道?

更何况,大量涌入的自由行购物观光客确已很大程度地影响到了香港本地人的生活,这才引起了港人本土领地意识的觉醒和抵触甚至对立情绪。这一点,相信北上广深等伴随着中国快速城市化涌入大量移民的一线城市中的本土居民,不难产生一点“同情之理解”。

但难道大陆同胞“感情受到伤害”是因为太过脆弱和矫情?你如果没看过祖籍广东顺德的廖伟雄所扮演的成名角色“大陆灿”(简称“阿灿”),或者原籍广东开平的张坚庭导演的《表姐你好嘢!》,或者更知名的《国产凌凌漆》里原来在深圳卖猪肉的周星驰,你不会理解港人中普遍存在的对大陆人的天然优越感。但你要说其中蕴含多大的恶意和侮辱,恐怕也未必,最多也就是“北京人看谁都像老百姓,上海人看谁都像乡下人,广州人看谁都像打工仔”的水平。

港人本土主义中的极端者屡屡闹出错骂韩国人或新加坡人的笑话,说明歧视本身并无多少智力含量和理性支撑。而大陆网喷义正辞严地叫嚣要“踩沉香港”,那河南人民要踩沉哪里?上海人民呢?被“黑”成“黑社会”的东北人民,还有被“黑”成“什么都吃”的广东人民又该找谁掐一把?

要说本土领地和生活方式遭受挑战——以港男买春团为主要客源的性产业转移到东莞前的上一站,正是当年全球华人人所共知的深圳“三沙一水”(上沙、下沙、沙嘴和水围四村)。

十年前,我每次去向西村吃鸡煲必经的百米村道,都要被至少几波、每波至少十组八组小姐或皮条大妈围上来用夹生广东话“盘”:“老细,要唔要找靓妹玩一玩啊~”——那小心灵经受的心理冲击和道德挑战至今记忆犹新,好像深圳人民也没叫嚣香港“鸡虫”滚出深圳对吧?

归根结底,人群越密集亲近,就越需要完整的规则以规范彼此交往的行为,以及私与公、你与我的边界。

我不相信陆港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所谓“意识形态冲突”,真正的问题是,两地因社会发展水平和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不同,导致双方在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上产生隔阂乃至冲突。而所谓的“歧视”,无非是一个先进的法治城市公民,对一个作为整体城市化水平相对滞后、基础设施仍极不完善的老大乡土中国的自我感觉良好。

北上广深不是当下真实的中国,真实的中国存在于广袤神州的小城镇和乡村,那里没有尖沙咀林立的商场和肯德基麦当劳,那里的同胞及其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仍未经受现代化法治都市的洗礼。窦文涛所说的港人因“懂规矩”而产生的天然道德优越感的背后,实质是发达社会对发展中社会、国际化大都市人对小城镇小乡村人,缺乏温情的体量和包容。而这种相似意识和情绪,同样存在于大陆的不同地区的族群和阶层之间。

理性思辨的大脑各有各的聪明,而头脑简单的“地图炮”之间尽管爆着青筋咬着牙隔空对喷,实际上却是同一群人。对智商有起码要求的人该思考的是,我们彼此在这样旷日持久的低水平骂战中,究竟得到了什么。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