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秃鹫 无记者

Autocarweekly·2015-01-19 12:40
0 0 0

姚贝娜遗照、太平间、秃鹫记者……本来只是一个年轻歌者不幸辞世的事件,因为这些刺目词汇,演变成了一起喧哗与骚动的伦理事故,搅动了中国的这个平庸周末。

引爆事故的是一个记者收买医生混入太平间拍照的传闻,和一篇记者焦急等待姚贝娜死亡、如同秃鹫等待虚弱生命死去云云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从“我就是你嘴里的那种秃鹫记者”到“每个人都有15分钟站在道德高地骂记者”,再从“记者的职业行为不该被架上道德高地审判”到“背后真相,媒体间撕逼这样也是醉了”……剧情一再反转,媒体取代逝者成了新闻事件的主角。

中国缺很多东西,就是从来不缺嘴炮、不缺键盘侠。胖哥无意于加入这场辩论,事实上,个人偏见以为,中国人之间向来几乎没有辩论、只有争论,事实和逻辑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姿态与声势,“中国式辩论”的目的和结果不是改变对方的观点,而是否定对方的为人。这样的“辩论”,其实是荒谬而可笑的。

关于伦理,如果我们谨慎、成熟、行事公正,并且受幸运之神眷顾,我们大概不会从道德之镜中看到自己成为圣人,但也不会看到自己成为妖魔。如此而已。

闾丘露薇说,十年前,传出一名政治人物的死讯,在没有办法向官方确认的情况下,她假扮其他病人家属,包里放了一个小录像机,趁着走过这位政治人物的病房,拍下空空的病床,算是拿到了独家画面,确认了死讯,第一时间发出电视报道——现在回想,还好当年还算宽容。

我想说的是,在这件事情,以及很多类似事情里面,媒体没那么冷漠,但也没那么无辜,他们只是这个常常荒腔走板的国度中的平凡一员。

作为一个平凡的在场的记者,他的职业任务就是第一时间报道事件的进展,并且尽可能全面地对事件相关人进行采访(在这个案例中,主要是姚贝娜的家属)。优秀的记者或许能做到,在适度宽慰受访者的同时,不改变受访者应有的情绪,并让其尽可能依照客观的情绪进行表达。但显然并不是每个记者都能做到这一点,也不是一个好记者每一次都能做到。

一个平凡的记者,是不可能拿到一份好的采访记录的,在现场等待结果,就是多数记者能做的事情。不好的记者,则会因为自己的行为改变受访者的情绪,造成加入了诸多非客观因素的采访结果。当然,这是新闻学上的定义,现在很多聪明的记者,会故意激怒或者迷惑受访者,以得到想要的现场效果,这便有制造新闻的嫌疑。

技术上的细节都可以商榷,但应该说,那些在现场而没有悲伤的平凡记者们,他们谈不上有什么错。而各种诛心之论媚众之作终究传得沸沸扬扬,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现实,作为记者,你的平凡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当是时也,作为一个汽车记者,似乎是可以暗自说声庆幸的,因为咱几乎没有可能,也没有机会被推到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就算你哪一天因为这个或那个职务行为被立案调查,你也绝整不出沈颢的动静来。咱们写好了稿子,等待发布的最多就是一个新车价格,并且时不时还能出点儿让人哭笑不得的幺蛾子。比如,发出来的新闻版面上,赫然写着“请编辑等价格宣布后再行发布”等语。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咱们的平凡不会受到质疑。很明显,咱们正在走出一个时代,一个按照地域划分阅读渠道的时代——那个时代,哪怕《新民晚报》和《深圳晚报》上面登出内容一模一样的新闻,他们似乎也都有各自存在的价值。所以,一个汽车记者,哪怕你每篇文章都是照着新闻稿,或者其他记者的稿子临摹的,只要你在“主流媒体联盟”里面,咱也仍然能成为每一场车企活动的座上宾。车企有任何一波广告没有阳光普照到咱,咱也可以刷个脸去傲娇一下,亦或者整一版的“棺材尾部惹人嫌”啥的。

而如今这个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时代,对于一个新闻事件,读者们显然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媒体来重复了,如果非要我说明白的话,客户也不需要了。就比如这个记者是否秃鹫的吵架事件,胖哥总共也就看了五篇成型的文章,然后朋友圈、微博散着看看也就很极限了。这样的眼球事件,不超过十篇有质量的文章即可满足绝大多数的读者需求,那么类似于新车发布、老总访谈这样的文章,你觉得几篇算够呢?

当一场新车发布会的上市现场,几乎所有的信息、看点都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朋友圈分享的时候,你随后的一篇平凡的报道,怎能不让人嫌弃?不要说真正的读者要嫌弃,即便是事后还要来对咱表示感谢的车企PR,甚至车企领导,当他们回到一个读者的身份来看一眼咱的稿子,只怕也是嫌弃和质疑一地吧。久而久之,这类的报道只怕都拍不上车企的马屁,倒成了咱为保留住咱的汽车版而不得不做的填空题吧。哈,媒体老师是不是得倒过来感谢车企,成天整这么多可有可无的事儿出来,帮咱填空啊,这才让咱们有了一两个人每个星期整出个四版、八版、十六版的可能不是。

前段时间,很多声音在呐喊说主编死了。依咱来看,主编且死不了呢,他们应该会活得更好。如果一个事件,连信息带观点,读者只需要十篇文章,那么通过高明的排列组合让它们显得丰富多彩,通过各种体位来迎合各种口味,就是未来的主编们干的事儿。倒是记者,咱写的稿子到底能不能挤进这十强,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挤进这十强,咱是不是得好好想想呢?一个平凡的记者,特别是汽车这样的条线记者,在这个时代,究竟是否被需要呢?

好吧,胖哥今儿说的,既无关新闻理想,也不涉职业规范,更不是情怀逼格,咱说的是真真切切的车媒从业人们的年终奖和饭碗。作为一个行业记者,不怕有人说咱是秃鹫记者,只是如今要在汽车业当好一个秃鹫记者,只怕首先得拒绝平凡。

逝者安息。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