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中国交通报》一路同行 情谊如故

NBD汽车新闻·2014-11-04 08:01
0 0 0

 梅宁生(右一)与中国交通报社原总编辑杜迈驰(中)和宁夏记者站站长李学平(左一)。 本报记者 梅宁生 供图

  20年驻守记者站

  1984年,《中国交通报》创刊时,我从兰州军区某部复员,被分配到银川汽车站当长途客车售票员。不久,各省份交通厅相继成立了驻地记者站。由于我读高中时酷爱写作,加上在部队服役期间经常给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写稿,复员后又经常在《宁夏日报》发表“豆腐块”,有点写作基础,很快就被中国交通报社宁夏记者站当做骨干通讯员加以重点培养,并不时有小块文章被刊用,这些为我10年后顺利到宁夏记者站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因为有了报社领导和编辑在业务上的耐心指点和热情帮助,我的写作水平提高很快,上稿率一年比一年高。功夫不负有心人,1994年6月,我从基层单位调到宁夏记者站工作,名正言顺地开始为《中国交通报》写稿;2002年,我终于成为中国交通报社持记者证的正式记者,而且连续13年被中国交通报社评为全国优秀驻地记者。

如今,我已经在宁夏记者站工作了整整20个年头,迎来送往了6任站长,是目前宁夏记者站工作时间最长的驻地记者,发表各类文章、图片上万篇(幅)。

从交通运输行业最基层的养路工、公路建设者、收费员、售票员、驾驶员、路政员、运政执法员、修理工、农民工,到队长、所长、科长、处长、厅长,每一篇人物稿件我都力求笔下熠熠生辉。诸如《话说“憨”师傅》、《甘当铺路石》、《大山深处写春秋》等文章,几乎写尽了交通运输战线干部职工的苦与乐、酸与甜。

相继出版《人车路》和《交通情》

2005年春天,我在家整理书房时,发现自己精心收藏的十几本新闻稿件剪贴本已经开始泛黄,稿件中的一些铅字已经模糊不清。再过一两年,数千篇稿件恐怕就变成一张张白纸了。我左思右想,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些新闻稿件迅速整理成册,以书的形式保存下来。于是,我下定决心尽快自费出版一本新闻作品集。

说干就干,我一方面积极向出版社申请书刊号,一方面快速从自己在各级媒体发表过的数千篇消息、通讯、人物、杂文、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中,精选出300余篇分类成册。因为交通离不开人、车、路,所以作品集的书名就叫《人车路》。经过几个月的反复修改和校对,第一本新闻作品集在我45周岁生日,也就是2005年7月1日问世了。

《人车路》的出版一共花去我3万多元,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反而非常开心,因为这本书得到了交通厅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和好评。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在第一本新闻作品集出版后的8年中,我在《中国交通报》上又陆续发表了千余篇稿件和图片,而且质量都有很大提高。于是,我又萌生了出版第二本新闻作品集的想法,不假思索地将书名定为《交通情》。

《交通情》可以说是我的《中国交通报》新闻作品集,因为里面所选用的数百篇稿件都是《中国交通报》一家发表过的。《交通情》对我个人而言,每一篇文章都是用勤奋和汗水写出来的,采访的足迹遍及自治区所有的市、县、区和每一条高速公路、国省干线,以及许多县乡村道路,交通运输行业最基层的养路工、收费员、驾驶员、路政员等都是我采写的对象。

深情厚谊 依然如故

2000年,我在一次下乡采访途中遭遇翻车事故,险些丢掉了性命。由于锁骨和多根肋骨骨折、右眼视网膜损伤,我住院长达3个月之久。出院后,我又立即投入到了新闻宣传的工作之中。

如今,我已经从一个青年人变成了一个中年人,但对交通事业的深情厚谊依然如故。特别是与《中国交通报》共同走过的这30年,让我们见证了报社的诞生、成长、发展和壮大;见证了中国交通运输事业日新月异、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了自己从一个无名小卒成长为中国交通报社优秀驻地记者。

我也应该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职工作,不骄不躁,多动脑、多写稿、写好稿,继续与《中国交通报》一路同行。

  (作者为中国交通报社宁夏记者站副站长)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