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孙晓东的出走谈如何与土豪打交道

速度周刊·2014-11-01 07:40
0 0 0

无论是吉利、奇瑞甚至是华泰,土豪们都把引进具备深厚合资企业从业背景的“英雄”作为突破的重点,寄望其挽狂澜于既倒。以为引进外脑,就能解决自己的土问题。其出发点也不可谓不对……

BY 小白

原吉利销售公司总经理孙晓东离任的信息,选择在10月28日——这个日子,离2014年过完还剩最后两个月,但吉利全年大局已定,只是尚未公布——发布,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吉利品牌整合的任务,已经完成——至少在外人看来,已经完成,但是今年的销售任务却已经确信完不成。因此这两年的工作虽不至于失败,也难称得上完美。孙晓东是一个在合资汽车厂商中成长起来的中国汽车人。在自主品牌旧系统看来,他只有一个缺点,就是在他代表上海通用建立起品牌体系,高歌猛进的整个时期,恰恰就是本土自主品牌筚路蓝缕、白手创业的时期,这个差异可不小。习惯了美式装备的正规军要领导习惯游击战的团队,总有一些不适应。以好聚好散为目的的离任消息,当然应该在这一切都暂告一段落的日子发表为适宜。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忧伤的秋天。

上述第一段是我参照了著名雄文《别了,司徒雷登》的格式,是希望大家都对职场的聚散抱一颗平常心。因为虽然那篇经久不衰的文章里将司徒雷登作为美国的象征而极尽讽刺,让“司徒雷登”这个名字在中国成了声名狼藉和失败的代名词。但事实上,此公对中国近代政治的影响还是相当值得纪念的。这也是我们所有汽车职业经理人的写照——离开,只意味着休止,未必意味着失败。

当然,当我们告别一位老朋友的时候,更多的如我一样的旁观者就会冒出来(至少在心里就这样嘀咕)这样的范式咏叹:“当初我就知道…”我这里不想多谈孙先生和吉利的是是非非。此间甘苦,非外人可道。我只想以我知道的情况,来谈谈在当前的新时期,如何与汽车业的土豪们打交道的问题。

按照惯例,在谈形而下的手段以前,我们需要先以形而上的情怀开场,尤其是对汽车工业的情怀。也与看到此文的汽车经理人并土豪们共勉。

欧巴,互勉下吧~

汽车工业发展至今,早已经不是一个朝阳工业了,传统汽车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百年汽车工业到这个阶段已经出现了太多的英雄----所谓英雄,是要救国于危亡,脱万民于水火的。上个世纪的早期,出现的英雄都是打破壁垒的创业家,无论是亨利·福特的流水线、T型车,还是安德烈·雪铁龙的前驱车与全钢车身,还有阿尔弗雷德·斯隆的汽车产业组织的创新,那都是极大地丰富了汽车工业的内涵与外延的。可也正应了“哪个时代英雄辈出,说明这个时代已经在走下坡路”的谶语;近30年以来,在汽车界扬名立万的雄主,则大多是以成本杀手的形象出现的。比如日产的卡洛斯·戈恩,福特的艾伦·穆拉利,都是以大刀阔斧,铁血止损见长的。最近新到标致雪铁龙集团的唐唯实,目前看来也是穆拉利道路的忠实信徒。

从企业角度来讲,的确需要这样的乱世用重典的能臣;但是从汽车行业来讲,他们更热衷于做减法而不是去改变行业的实质。这也许是这个时代对他们的角色的定位吧。客观地看,人类历史上都是先有不思议之神迹,而后有英雄的。盖英雄之出现,是人们对神迹的解读和溯源。这样看现在的汽车业,亦大抵如是。

扯得有点远,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谈谈怎么和土豪打交道吧。

要和土豪打交道,先要认识什么是土豪。汽车业的土豪们,是在汽车市场愿景美好时期疯狂扩张,由企业家出钱,地方政府出人出地,靠金融杠杆撬动,借以建立起的以自主品牌为外在表现形式的一种存在。一般认为,自主品牌寻求突围的路线有好几种:曰技术突围的,曰品牌突围的,曰产品突围的。在我看来,所谓“自主品牌”似乎是中国汽车工业一块痒痒肉,体量虽然还小,却牵动全身。一旦自主品牌有恙,则整个产业都感觉缺乏了一个政治正确的安慰奶嘴----虽然这并不影响中国汽车工业与世界厂商合资的那部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一个经常被问起或者自问的问题就是:一个具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怎么可以没有自己的“纯种”的汽车工业呢?我们的自主品牌依托本土市场强健了身体,不是就可以有机会向中东、南美甚至欧洲进攻?比如观致,不是计划要把产品出口到欧洲吗?所以土豪关心的,一是符合产业政策大势的政治正确,二是符合资本市场期望的价值预期,如果可以兼顾与地方政府的财税环保就业等一揽子问题就更好啦。

其次要了解土豪的认知模型与环境。土豪的普遍思维是习惯依照既有路径,结合自身的特定竞争优势来实现后发超越的。可是,一则自主品牌的发展轨迹与合资公司的发展轨迹不尽相同,资本、技术、品牌的积累模式都不相同;二则一些合资车企并没有打算放弃中国的广大三四线市场甚至五六线市场,正不断突破价格下限来进入进一步的细分市场;三则——这是主要且尤其主要的——是合资自主这个形式的存在,使得合资公司在一夜间获得了民族汽车工业的御赐“黄马褂”,进一步侵蚀原来大家约定俗成的划“线”而治的格局,使得自主品牌的发展空间更嫌局促了。

于是,无论是吉利、奇瑞甚至是华泰,土豪们都把引进具备深厚合资企业从业背景的“英雄”作为突破的重点,寄望其挽狂澜于既倒。以为引进外脑,就能解决自己的土问题。其出发点也不可谓不对:这些职业经理人,既了解国情,又懂得合资体系,本身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又有斐然的业绩为其傍身。如果这都不行,那简直就真的无人可选了。所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土豪交朋友的,土豪会自己选朋友。

被寄予厚望的英雄们在投入新阵营的初期,往往有过蜜月期,即使不是刘备诸葛亮的隆中对流传千古,也至少达到非诚勿扰的现场热度。宾主大有相见恨晚之势。战略、目标、路径一一凸现,资源、时间、权力无不承诺,一时间好一番君臣际遇,两双有力的大手有力地握在了一起……

然而现实却并不总是那么美妙。职业经理人进入到一个自主品牌环境,首先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家的营销共识。大家对市场、对行业、对目标的理解都不一样,在基础执行上,所呈现出的差异则更大。当你在说二乘以二等于四的时候,你的部下还在思考为何一加一等于二,甚至出于无可言说的自尊,在你给出足以令人信服的证明以前,永远保留对一加一等于二的看法。而当你的推进遇到困难的时候,质疑之声就会不绝于耳:我就说一加一也可能等于三嘛,怎么可能二乘以二等于四呢……

所以,这里提出与土豪打交道的第一准则,不要选择与现有认知基础差距太大的土豪。

否则土豪一边看着手里的秒表,指望你给他带来“芝麻开门”一样的惊喜,一边你还在如政工干部一般地苦口婆心地劝慰教育下属,其结果大致是不会太美妙的。营销共识的差距,直接决定了职业经理人实际进入工作正轨所需要的成本,也决定了未来工作中摩擦与阻力的大小,所以必须引起大家高度的重视。

和土豪打交道的第二个原则,是不要相信他给你的时间。

这里不是说土豪都没有信用,而是前面提到的土豪的本质决定了他们往往也是穿上了停不下来的红舞鞋。有的土豪没有任期,这比一些有任期求仕途的土豪要好些,但是资本是没有耐心的。马克思老师说过,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土豪即便有信用,而资本永远都不会有。所以如果你真的相信土豪承诺你的三年、五年期限,那只能说你太傻太天真了。

那么土豪(资本)的心理预期底限是怎样的呢?以我有限的观察来看,大致是一年到一年半时间。孙晓东先生此番出征吉利,2013年5月16日就任,2014年10月下旬离任,总计时1年零5个月;奇瑞的黄华琼先生也差不多是这个点上任的,至少截止今天依然安稳….职业经理人的梦想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所有职业经理人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求学时代的期末考试,正在你挥汗如雨,在做最后半张卷子的时候,老师在你的背后悠悠然地说到:还有十分钟交卷…

和土豪打交道的第三个原则是不要相信土豪的原则。

土豪是没有原则的。那些有原则的人,现在都在给土豪打工。自主品牌原本就是万军丛中杀出的一条血路,所有的土豪都是机会主义分子和现实主义者的完美合体。如果说他们还有一条原则的话,那就是---没有原则。什么东西好用,拿来就用,不好用,弃之如敝履,包括职业经理人本身。据说孙晓东先生未到任以前,曾经给吉利上下进行过一次公开演讲和培训,当时效果之好一时无两。宏大的视野、清晰的思路、缜密的推论让所有在场的吉利管理层都起立致敬,大呼“美轮美奂”。

可事实的残酷在于,要推行这些东西可太难了。所谓“知易行难”就是如此。要用原则去约束本性本来就是一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何况,原则是一件比常识更加难以证明的事情。聪明的职业经理人就会学清末的张之洞,提出“中体为学,西体为用”,翻译成现代的白话就是“一切因地制宜,紧密围绕企业现实情况,选择性学习和使用世界汽车工业的优秀案例和成熟经验”。哪怕历史再过一百年,这句话都是无比正确的废话。问题的焦点是,如何选择路径,使用那些经验,这些才是土豪使用职业经理人的根本原因。“坚持原则”这四个字从镜子里看出的镜像就是“刻舟求剑”,在更多的指摘中被反复提到的就是“不能落地”,在广泛的问题诊断中被大致定论的就是“水土不服”。永远记得在任何土豪公司都是不仅是结果导向的,还是短期结果导向的。这个结果不仅是指最终交卷时候的答案,还包括对每一步的推导。

和土豪打交道的第四个原则,就是不要和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土豪打交道。

因为对现状的错误估计和对问题等闲视之会直接影响到职业经理人的核心任务、策略以及目标的设定。尤其是当职业经理人指出问题的严重性时,土豪会大有一种去医院看病挨宰的感觉。明明我只是伤风头痛嘛,干嘛要我做一个大脑CT检查啊?接下来的土豪心声无非两种:你小子要危言耸听来预留失败的借口,或者就是你小子要夸大事实来骗我钱。可以想见,在合作刚开始的时候,土豪就预设了这样的两个立场,未来的结果页可想而知。

呜呼,职业经理人和土豪的关系,从本质上讲是医患关系。病人对自身病情的不了解,对疾病的心态,决定了他对医生的态度。扁鹊见蔡桓公,说“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蔡桓公那时心态大致就是如此吧。所以作为职业人的扁鹊只能脚底抹油。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桓侯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矣。桓侯遂死”。我一直觉得扁鹊是古代职业经理人的典范,遇到感觉过于良好的土豪,药石不进,病入膏肓,就马上开溜。职业经理人唯独不缺的是预见性。

好啦,最后我愿意用一首重新填词的《小拼(ping)搏(guo)》来与广大下岗再就业的汽车职业经理人并求贤若渴土豪们共勉。伟人说过: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嘛!音乐起---

终于长出了果实

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摘下经验送给你 拽下阅历送给你

让业绩每天为你升起

变成销量燃烧自己

只为照亮你

把我一切都献给你 只要你欢喜

你让我职业生涯都 变得有意义

合作虽短爱你永远

不徐不疾

你是我的小呀小土豪儿

怎么说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报表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燃我心里的火

火火火火

你是我的小呀小土豪儿

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下一波经理人又爬满山坡

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最后的声明: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白

汽车中生代,游历各大厂商,有多年国内汽车市场管理经验。

点赞|0 收藏|0
推荐文章
参与讨论

登录牛车网

还没有账户,去注册 第三方登录: